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青葫剑仙 > 第1078章 岳正阳

梁言没有任何犹豫,当众将那金色箱子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块拇指大小的玉石,上面有五彩光华流转,看上去玲珑剔透,华贵非常。

“这个就是通关信物么?”

梁言取出玉石,放在手里把玩了片刻,发现里面虽然有充足的灵气,但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仿佛就是一块普通的灵石。

此时此刻,还有一个修为高超的囚犯在场,他也不好过多查探,只能先把这块玉石收入了袖中。

“多谢前辈成全!”梁言十分客气地拱了拱手道:“今日是我们打搅前辈了,既然事情已了,那晚辈们就此告辞了。”

他生怕此人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毕竟计来在无双城的眼皮子底下偷偷给这囚犯送药,自己作为同队队友,已经是惹上了麻烦。

出卖计来是不可能的,梁言还做不出这种事来,但他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免得和此事沾上太多因果,一心只想尽快离开此地。

“嘿嘿........去吧,本座今日也玩够了,祝你们三个在无双城中都能得到各自想要的东西..........”

长发男子依旧半低着头,看不清容貌,但他低沉的声音却回响在山洞之中。

梁言、李希然、计来三人,听完他的后半句话,都是脸色微变,目光闪动,在这一瞬间,仿佛都被人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但那长发男子说完之后,便不再言语,整个山洞又重新陷入了沉寂。

三人见状,也不多说什么,各自对视了一眼,便同时转身,沿着进来时的通道,朝山洞之外走了出去...........

半柱香之后,梁言等人离开山洞,重新回到了山谷之中。

此时已经有不少修士从山洞中出来了,那些实力强劲的,像司徒狂生、苍月明、沐寒雪等,显然已经等候多时,脸上大都有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想想也是,他们在山洞中遇到的长发男子,恐怕是这里三十个囚犯之中,实力最高深莫测的一个,其他修士的考核,应该都比他们轻松多了。

之前选择山洞的时候,还有不少气息十分衰弱的,可能洞中囚犯的巅峰时期也只有通玄境初期,如今又被人用锁链锁住了修为,自然敌不过这些金丹境的天骄。

这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通过观察气息,敏锐判断出对手的实力,恐怕也是这轮考核的测试目标之一。

此时此刻,场中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司徒狂生、苍月明、沐寒雪这些排行前列的修士身上,显然都在暗暗打探对方,企图找到这些人身上的破绽,好为之后的考核增加一点胜算。

而梁言等人出来的时间是最晚的,其他考生对他们并没有怎么关注,偶尔有几个考生目光扫来,眼神里都带着一丝不屑的神色

只有岳正阳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目光在梁言等人的身上来回打量了一遍,似乎有些好奇,不过他也没有开口询问,只是冲梁言三人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回到人群之中。

“梁道友,计道友,看到你们都顺利通过考核,苍某也就放心了。等加入了无双城,大家就都是同僚了,以后可以多多走动。”

人群之中,苍月明一眼就看到了他们,此时走上前来,冲几人呵呵笑道。

“苍道友见笑了,我们也是侥幸才通过了前面的考核,之后还有两轮等着咱们呢,现在就说加入无双城未免为时过早。”计来笑着摆了摆手道。

“此言差矣!”

苍月明还未接话,旁边就有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只见于飞鸿漫步走来,双手合十,呵呵笑道:“你们队伍里有梁道友这样的高手,何愁通不过无双城的考核?”

他此言一出,梁言、计来和李希然都是脸色微变,尤其是梁言,眼神警惕地看了看这个大和尚,心里十分不解。

他的实力,在整个无双城中只有计来、李希然隐隐能猜到一些,就连方立人和不闻居士都不太了解,怎么这个素未谋面的大和尚从进入考场之后,就一直对自己另眼相看,还总是找机会和自己搭话?

“于道友说笑了,在下不过区区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如何能与无双城疆域内的各大天骄比肩,此次参与考核,也不过是来长长见识而已,根本没有想过能通过四轮选拔。”梁言笑着打了个哈哈。

“梁道友不必自谦。”苍月明此时笑道:“当日在落英山顶,敌众我寡,道友却能仗义出手,只这份胆识侠义,便足够得到苍某的敬重!”

苍月明心中其实对于飞鸿的话并不以为然,在他眼里,梁言此人虽然不弱,但也只相当于童、郝两大世家修士的水平,要说他能靠一己之力带领队伍通过考核,那实在有些不切实际。

只不过他看人除了修为境界以外,更看重心性品格,故而才对梁言不吝赞美之言。

“呵呵,梁道友的确太谦虚了,小僧观你与我佛有缘,等到考核结束之后,不妨来小僧的挂单的寺庙中,共同参研一下佛法?”于飞鸿笑呵呵地说道。

梁言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邀请,想了想便开口道:“道友可能要失望了,梁某俗人一个,不可能与佛有缘,而且现在还在无双城的考核之中,这种事情还是容后再议吧。”

“也对。”

于飞鸿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双手合十,口宣了一声佛号,就此转身离去。

他走之后,苍月明又看向了梁言,语气郑重地说道:“梁道友,之后的考核中,如果我们两队相遇,而且处于对立的局面时,苍某可以作保,绝对不会为难诸位!”

“苍兄有心了,之后的考核中,我们也不会与苍兄的队伍为难,祝你们一帆风顺,成功通过这次考核。”梁言也笑着回应道。

在他眼里,苍月明此人有恩必报,侠义心肠,的确当得起“南海剑侠”这个名头,也值得自己结交,只不过此人的性格稍稍有些迂腐,关键时刻有可能会坏事。

苍月明自然不知道他对自己的评价,他本就是儒门侠儒一脉,平时仗义直行,交友广泛,此时已经把梁言当做了自己的至交好友。

两人闲谈了几句,彼此之间都多了几分了解,也在考核中缔下了同盟,然而正当苍月明想要告辞离去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一个声音冷笑道:

“只有弱者才会拉帮结派,若是真的有实力,又何必如此费尽心机,仅靠一人一剑便足矣!”

这个声音低沉浑厚,引得众人都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中年男子,面容消瘦,身背一口宝剑,此时负手而立,目光中没有别人,仅仅只看向了苍月明一人。

“司徒狂生?”

苍月明皱了皱眉头,口中淡淡道:“你来这里有何见教?”

来人正是司徒狂生,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与任何修士组队,却能凭着自己的一口飞剑连过两关,显然实力非同一般。

“哼,苍月明,你太让我失望了!剑修者,修的就是一人一剑,像你这般涉足世事,是无法领悟真正的剑心的。”司徒狂生摇了摇头,眼中带着明显的失望之色。

梁言侧目去看,发现此人的神态表情似乎不是伪装,心中不由得有了一丝兴趣。

“哈哈,此事就不劳司徒道友费心了!苍某修的是红尘之剑,三五好友,逍遥世间,快意恩仇,专管不平之事!不像某些人,修剑修成了剑痴,连自己家族都不待见,数百年下来,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苍月明不无讥讽地说道。

司徒狂生听后,却没有半点恼怒之色,脸色依旧平静如水,只是眯了眯眼睛道:“好,既然你我剑道理念不同,那也没什么好争的,只需斗剑一场,谁对谁错自见分晓。”

“呵呵,既然司徒道友诚心相邀,苍某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只不过这里是无双城的考场之中,你若要斗,便等考核结束之后,咱们再另外选过地方。”苍月明淡然道。

“何必另择它处?我此行来无双城,可不是为了什么选拔考核,只是单纯想见识一下各路英豪,来试试我手中之剑!”

司徒狂生的双眼紧紧盯着苍月明,口中接着说道:“可偏偏这里没有一个能看上眼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苍月明勉强配与我一战,不如便在此地分个胜负!”

他话音刚落,腰间飞剑便在剑鞘之中嗡嗡作响,一股冷冽剑意散发出来,让周围几人都是脸色大变。

就连梁言也都微微一惊,心中暗忖道:“这人莫不是个疯子?这里可是无双城的考场之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旁边还有一位通玄境的考官,他居然说动手就动手,浑然没有半点道理可讲?”

就在场中剑拔弩张之际,一个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们之间有什么是非恩怨我不管,但谁敢在我的考场中闹事,便是不把我岳正阳放在眼里,老夫说不得要请他上修罗宫好好谈谈。”

说话之人正是负责第二轮测试的考官岳正阳!

而在场众人听得“修罗宫”三个字,眼神都是微微一颤,有些人甚至下意识地后退几步,拉开了自己与这位考官的距离。

司徒狂生也是双眼一眯,腰间原本躁动的飞剑,此时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看了看苍月明,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岳正阳,脸色变了几变,最终还是冷哼一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周围剑意逐渐消散,在场的众人也都叹息了一声,这些人本来就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更何况在场之人都是竞争对手,如果司徒狂生和苍月明真的打起来,因此违反考试规则,就可以同时淘汰掉两个劲敌了。

只是可惜,事态并没有按照他们希望的那样发展,岳正阳这位身材魁梧的国字脸修士,仅仅只靠一句话就把事情平息了,即便狂傲如司徒狂生,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或者说,不敢招惹修罗宫!

梁言此时也对无双城中的这个势力有了一个大概认知,他虽然从未接触过修罗宫,但从计来的只言片语以及在场众人的反应中不难看出,修罗宫执掌刑法,手段必是残酷无比。

想想也是,无双城统领一域,虽然说名声不错,但也不可能都如表面那般光鲜明亮,有些脏活累活,上不得台面的,恐怕都是由修罗宫去处理。

久而久之,这一域的修士都对修罗宫敬而远之,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丝忌惮。

那岳正阳等到众人都安静下来,方才缓缓开口道:“第二轮考核到此结束,还没有走出山洞的队伍,都已经丧失资格。至于你们..........把手中的信物收好,我现在就送你们去第三轮的考场。”

他话音刚落,就抬手打出几道法诀,只见四道灵光飞射而出,分别没入山谷的东、南、西、北四角,紧接着大地便开始震动起来。

轰隆隆!

一声接一声的巨响传来,众人脚底的青青草原上出现了数不清的白色纹路,一个巨大的法阵把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里面。

下一刻,四周白光一闪,所有参赛的考生便都消失不见了..........

空荡荡的山谷之中,只留下岳正阳一人,他抬头看了看山崖峭壁上的石洞,忽然凌空跃起,直接落在了左手边第五个山洞的洞口。

“前辈!”

此时的岳正阳一反常态,居然没有半点典狱官的威风,反而十分恭敬地行了一礼,接着开口道:“此间事了,还请前辈随我返回修罗宫。”

“滚!”

山洞之中传来一声怒斥。

然而岳正阳却没有半分生气,既不催促,也不离开,只是负手站在原地,静静等候着。

“哼,你小子倒也有几分机灵,知道这‘拘灵锁’对我没有,本座想留便留,想走便走!”山洞中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似乎也不怎么生气。

“但是前辈不会走。”岳正阳轻笑道。

山洞中的声音沉默了许久,忽的幽幽一叹:

“是啊,本座不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