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596章 心理治疗与催眠

艾布纳毕竟帮助过许多巨人和半巨人脱离噩梦,在这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他一眼就察觉到了那个所谓“狼人”的不妥之处。

而不妥之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它的体型太大了!简并不是没见过狼人,甚至还亲手杀死了狼人泰尔为母亲报了仇,所以哪怕她内心深处依旧对那一晚发生的事有着恐惧,也不会将狼人拔高到这种程度……这不合理。

第二,这个梦境里,狼人只是将简的“母亲”捏在手里,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在对月狂啸……这同样不符合一般噩梦的逻辑……按照我之前的经验,狼人一遍一遍的虐杀所珍视的人,才是“噩梦”该有的“情节”……

第三,简的模样竟然只是无助哭泣的小女孩……这很不对……试图使用能力拯救。却发现能力失效,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被杀,这样的“发展”才更合理,更符合这片“噩梦”孤岛的画风。

综合上述不合理之处,艾布纳又结合自己之前的“经验”,很快就有了一个猜测,那就是:

简内心深处恐惧的并不是狼人……

而是不断变成‘狼人’的她自己!

“梦境里那个巨大的狼人象征的其实是她本身……她觉得自己成为非凡者后,性格变得越来越冷漠,也越来越漠视普通人的生命,就好像当初的‘懒人’泰尔对她们一家的态度一样……

“狼人手里的格兰特夫人就是普通人,狼人捏着她迟迟不肯下手,象征着简内心的挣扎和矛盾。

“她一方面受‘收尸人’途径影响,本能地漠视着生命,一方面又因为自身的经历抗拒着这种本能……

“事实上,一般人也许就会顺应着这种‘漠视’改变自己,但简作为被‘漠视’的受害者,内心的不认同加剧了这种冲突。

“这恐怕才是她精神问题的根由所在……这就和原著里受到黑夜教会‘内部看守者’污染的影响,导致精神出现问题的克莱恩一样……深度的扮演必然会带来的问题!

“她现在这样其实还只能算是隐患,可一旦有了诱因,或者升到更高序列,隐患就会变成实质问题……

“哎,难怪白银城通识课教授的‘扮演法’着重提到了‘记住,你只是在扮演’的注意事项……

“显然简之前并不知情,或者说她为了尽快消化魔药获得复仇的力量,忽略了这个注意事项。”

分析到这里,艾布纳又看了眼那个仿佛普通人般不断哭泣的简,叹了口气,思忖道:

“这恐怕就是她心里的另一个恐惧了……八成还有我的原因……

“虽然没有证据,说出来也有些自恋,但简自从成为非凡者后,很可能就将我视为了某种她心灵的支撑……

“这并不奇怪,心智更加成熟的戴莉女士当初在遭遇巨变并成为‘收尸人’后,也有过一段依靠放纵来找回自我的日子,直到遇到了邓恩,心中有了‘光’……

“简没有变成那个模样,神秘女王应该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也许就是她引导简寻找心中珍视的人或事物作为支撑……而‘艾布纳’作为她要好的朋友,稍微有些暧昧的对象,自然而然地填补到了这个位置。

“简……她恐惧着她的另一面被我发现!

“所以,即使在噩梦里都伪装成普通女孩的模样……

“但这个噩梦显然洞穿了她的心思,所以场景里才露出了不少的破绽……恐怕即便我不进入这处梦境,‘噩梦’也会安排一个艾布纳出场,让他‘慧眼如炬’地戳穿这一切吧?

“这果然是噩梦!”

虽然已经将这个噩梦的“伎俩”想清楚,但艾布纳却对如何处理。依然觉得棘手。

如果只是将简拉出这个噩梦,那倒是不难,直接“斩杀”掉那个狼人,救下简的母亲应该就可以了,简多半也会认为瞒过了自己……

但那样一来,简精神上的隐患还是隐患,早晚还是要精神分裂……得让简学原著里克莱恩的处理方式,认识到两种性格都是她自己的一部分……

否则,乌特拉夫斯基主教之前的状态就是她可以预见的未来。

“好在这处噩梦的环境其实和乌特拉夫斯基主教的‘心魇蜡烛’的能力类似,都将心里问题的本质具现了出来,只要简能战胜自己的恐惧,她的问题就能减轻不少……

“可具体该怎么做呢?

“我毕竟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这个时候,其实最好是去找克洛斯菲娅……

“对了,如果去找克洛斯菲娅能够解决简的问题的话,那我其实可以不用去找她!”

这番想法看似矛盾,其实并不然,因为如果克洛斯菲娅解决了简的精神问题的未来真的有可能存在,那么就是可以“预言”出来的!

而今天,“每日一次”的主动“预言”体验还没有用!

想到就做,艾布纳直接开启了“纯白之眼”,念诵起想要预言的内容:

“克洛斯菲娅治疗简精神问题的方法。”

几乎同时,一个单词出现在了艾布纳的脑海里:

“‘艾布纳’!”

这……克洛斯菲娅用我给简治疗可还行?这是什么疗法?情人解压法吗?

艾布纳呆了几秒,在吐槽了几句后,方才认真分析起这个单词蕴藏的含义:

艾布纳这个单词的外面加了标点……也就是说,这个“艾布纳”其实是专指什么,或者象征什么……

嗯……我想我明白了!

思索了约莫半分钟时间,艾布纳忽然灵光一闪,想清楚了“预言”给予的提示的含义。

要想简战胜自身化作的狼人,战胜不愿让我知道她另一面的“私心”,唯一的办法就是逼她不得不主动“暴露”自己,主动去接受“狼人”也是自己性格的一面,她们从不是分开的。

所以,将作为她心中某种“支撑”的“艾布纳”置于险地,就是逼迫她战胜自己的关键了!

那么,这个噩梦里原本为了戳穿她的伪装,将她推入“深渊”而准备的“艾布纳”,就是最重要的道具了。

他刚想到这里,梦境里果然“刷”出了一个“艾布纳”,并使用“飞行”由远及近地来到了服装店上空,他落下后扫了下面的场景几眼,然后目光森冷地看向哭得梨花带雨的简,就要说出什么。

可就在这时,一头巨熊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一下子就将“艾布纳”按倒在地,如同食堂铁锅大的拳头也如雨点般落了下来,顿时就将一脸懵逼的“艾布纳”打得伤痕累累。

另一边的简和狼人一个停下了哭泣,一个放下了手里的格兰特夫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被按倒的“艾布纳”率先回过神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柄大剑插在地上,光之风暴立马席卷四方,也让巨熊不得不暂时躲闪。

“艾布纳”借此机会使用“狂风”远离了巨熊,并在身边凝聚出了一颗颗黑色火焰,如子弹般向巨熊疾射而去。

巨熊,也就是真正的艾布纳冷静地观察着这一幕,在轻易用“寒冰”制造的盾牌裆下了黑焰后,心中也有了基础的判断:

“这个‘艾布纳’大概是我在序列7时的实力水准……嗯,还是个低配版本,非凡物品只展现了‘曙光之剑’,能力也大多是我在和简、佛尔思一起去救援被黑斑污染的休那一晚使用过的能力。

“他应该是依靠简对我实力的印象形成的……虽然我今天还和简说过我身上的其他物品,但一来只是简单介绍,二来她又没见过实物和具体表现,印象并不深刻……所以梦里的‘艾布纳’才没有那些东西……

“也幸好没有!”

心里庆幸的同时,艾布纳再次开始了对于“低配”版序列7时自己的暴打……

为了不至于一下子将他打死,或者打得简都认不出来,所以故意避开了要害和脸……但即便如此,“艾布纳”也很快就被打得奄奄一息,连呼吸都变得若有似无。

这期间,那个狼人怒吼一声,似乎想冲过来,却被艾布纳使用大地类法术陷在了泥土里,动弹不得。

脸上挂着泪痕的简这时候终于回过神来,她看着被打得极为凄惨的“艾布纳”,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站起身,一步步向陷入泥土的狼人走去,并很快与其合为了一体,恢复成了简平时的模样。

只不过和在熟人面前不同,此刻的她眼中全是冰冷。

但冰冷的眼眸在看到气若游丝的“艾布纳”时,却又流露出明显的担忧之色。

……

遗迹的另一处梦境里,一座规模宏大的宝藏上空,两头巨龙正在盘旋厮杀,“精神瘟疫”和“心灵风暴”不要钱般打向彼此,梦境里的“天象”也在不断变化,仿佛世界末日。

这时候,其中一头巨龙忽然张开嘴,向下方的财宝喷出了“龙息”,另一头见此竟然不要命般落到地面挡在了“巨龙吐息”前。

但它预料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另一头飞行的巨龙也同样不见,反而是一位褐色长发的女子笑吟吟地走到其面前,拍了拍它的头,笑道:

“克谢尼娅……或者说‘贪婪’女士,清醒了吗?”

巨龙硕大的竖瞳瞪向她,先是迷茫,继而不确定地反问道:“你是……‘懒惰’小姐?”

“没错。”懒惰小姐,也就是克洛斯菲娅为自己幻化出一身衣服,然后才笑着回答道,“看来这里的环境果然很适合治疗心理问题……”

说着,她又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也很适合做手脚,换了其他地方,我可做不到这一步。”

“多谢……”巨龙先是同样变回人形,但她随即听到了克洛斯菲娅的话,脸色顿时一变,瞪大眼睛道:

“你……你催眠了我,改变了我的部分认知?”

“是的,我原本想收获一枚半神的特性,但考虑到你的身份,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你比较好。”

克洛斯菲娅笑眯眯地打量了一下贪婪女士的身材,又接着道,“别费事了,除了‘暴怒’,即便是会长,也看不出,更解不开我下的暗示。

“而且,你也根本生不起去找人解开催眠的念头。”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贪婪”女士果然听话地停下了对自己的精神进行“治疗”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