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 > 第70章 身世亲情

青灵心神沉浸弥天索中,这件上品先天灵宝,也该是时候让它再稍微显露一点了。

元神沉入九重先天道禁之下,木中火熊熊燃起,炼入一重又一重禁制,辅春神格为引打开弥天索这件先天灵宝的抵触,元神在后,神火在中央,直直深入第一十八重先天道禁,中品先天灵宝的极致。

万载又过,第五元会的第二万载,青灵终于走出了百春谷。

在占木大兽的灵树下,他见到了花庚婆婆。

青灵曾经看不透花庚的境界,如今倒是可以看出了。花庚三花聚顶,五气中的四气皆全,且体内小世界更是孕育非凡,虽看不真切,也绝对近乎于真正小世界。

花庚婆婆看到青灵时,没有惊讶,在突破时就已知晓他的独特。

“闭关一元会有余,终于舍得出来了!”

“让婆婆记挂了。”青灵笑着一礼,走上前去。“族中近些年除去征伐三族外,没发生其他大事吧?”作为圣子,自然也多少要关注一下族中的事。

花庚婆婆抬首看了眼正在沉睡的占木大兽,笑道:“没什么大事情。除了族中又多出几位金仙尊者外,一切都欣欣向荣。”

“那就好,还是婆婆您掌控有度,我族才能隐隐有大兴之象。”

“我族大兴之象还为时尚早。不过只要有你这位先天神明在,汐山气运自然不会差。”花庚婆婆笑着调侃一句,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如今族中,金仙尊者里你的战力当无人能及了吧。”

青灵没有谦逊,只是认真思索了片刻,道:“若是不算您的话,可能是了。”

花庚点点头,面上笑意褪去,郑重道:“想必以你这金仙太乙的修为,应当有所察觉什么了吧。”

“确实如婆婆所言。我踏入金仙后,元神中辅春神格就隐隐不安,应当是在遥远的西南。”

“看来真的是时候了。”花庚婆婆叹息一声,眼中浮现回忆,沉默片刻才道:“我也该告诉你的真实身世了。”

青灵心头一动,轻笑道:“我原以为婆婆会再等等的。”

“你真的能等下去吗?”花庚看了他一眼,缓缓开口道:“那是数个元会前,我为寻觅一株天地灵物走入了三族混乱地带。”

听到这里,青灵想起了三族混乱地带就是龙凤麒麟三族之间的过渡地带,整个洪荒唯一无主之地,极为狭长,没有族群生存,没有大神通者统合,真正的无序混乱三不管之地。

各族生存不下的金仙尊者,都会逃入其中,寻一偏僻之地隐居。由于没有族群,其内诸多天地灵物都不曾被发现,还有曾经陨落的前辈洞府,有着各种机缘,当然也有着各种凶险,那里都是一些真正的亡命狂徒,完全是强者随意,弱者不存。

青灵的思绪被花庚婆婆的声音打断。

“我入了那混乱之地,寻觅五十载也不曾找寻到灵物,故而准备回返汐山。

但是就在归程途中,我遇到了一位金仙后期的尊者正在破镜太乙。

这等大好机缘,我自然不会错过,所以就潜藏在一旁,观摩其法。

没想到那人不但成功突破太乙,而是更是运气逆天。我曾在血脉传承中得知太庚始祖关于气运一说。

凡修者突破境界,或得先天灵物该命逆势,都会气运大涨。气涨运转,运转时停,缘法至。

那位突破太乙境的存在,竟然发现了他闭关多年的浓郁灵地里别有洞天,一座先天灵地藏匿其中。

或许是其太乙后元神强大发现也或许是灵地受太乙道则吸引而泄露了气息。

那太乙强者欣喜若狂,发现竟是一座名为先天青华大阵的先天庇护阵法。而先天阵法内自然是有先天灵物。

其担心夜长梦多,不惜损耗元气攻打大阵,甚至用上了禁忌之术提升实力,才勉强打开一处洞口进入大阵之内。

而我那时不甘心空手而归,便冒险随入先天大阵中。

那先天大阵中,先天灵气浓郁到了极致,甚至液化成雾,凝珠成露,凝结在一颗先天灵根上。

那先天大阵内,只有一颗先天灵根,而先天灵根上一处灵机神源就是先天青华大阵的核心,那其中孕育着一个生命。

本尚在孕育中的先天神灵被突然闯入大阵的太乙强者所扰,竟然提前诞生,化为了一条青色幼蛇,身缠青玉带。”

“那位先天神明就是我了,我之所以只有地阶化形,也是因为提前诞生所致?”青灵心神沉静,平声问到。

“不错,你提前诞生,灵机本源一分为二,一半沉入你的体内,一半沉入那颗先天灵根之中。

而失去了你这个大阵核心,游离虚实世界间的先天青华大阵瞬间迷失空间乱流中,灵地自遁而去。

我趁着那太乙强者使用禁忌之术元气大伤时,不惜动用族长底牌抢走了你,重伤逃回汐山。”

“所以您后来就在汐山把我养大,逐渐从先天不足的神智昏愚中走出?”青灵问到。

花庚婆婆眼中平静如死水,没有丝毫波澜,道:“我从不会欺骗你,这次也不会。当年我把你带回汐山,生来伴有上品先天灵宝,更是先天神格,身躯不凡,这等诱惑,不是谁都可以忍受的。

族中长老当年共议后,认为将你抹除灵智,炼为先天灵胚,弥天索这件先天灵宝一将会放入祖地增强族运。

就当炼制先天灵胚的大阵布置成功时,一位族中长老的魂灯突然熄灭,也就是岐的阿母。她死前最后一丝元神把同样先天不足就不得不诞育而出的岐送至汐山。

也就是这时,我于传承中想起,先天神灵皆身负大气运,杀之,损运。

若是你落到一位大罗至尊手中,那折损的运于大罗至尊而言,自然可以承受。但是对于已经日渐衰微的汐山来说,能否承受住,就不可知了。

但若将你留在汐山,一件上品先天灵宝的气,再加上一位先天神明的运,气运相合,融于汐山,将远胜过一件先天灵胚的作用。

故而,我力排众议,不惜耗费族中灵物将你与岐两个都培养元气充足,致使你们了生死。

这,就是你的身世。你若恨我,若恨汐山,我都不会说什么。这些过往可以隐瞒一个利益的修者,但我不会对我的晚辈隐藏他的过去。”

青灵失神许久,才听懂花庚婆婆的意思。

他端正起身,正色道:“婆婆,我既是汐山一员,自然将汐山当做了自己的家。无论家再如何,终究是家。

当年因,莫说是您,换任何一个人来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毕竟先天灵宝的诱惑不是常人可能抵挡的。洪荒没有对他人怜悯慈悲一言。

自我在汐山成长,族中无论几位族老,还是其他族人,待我如一,对我珍重,我都看在眼里。

若没有婆婆,我早已被那位太乙强者拿去练成了灵宝,若没有汐山庇护,我早已死于荒野,若没有汐山各位族人的坚守,我也不会有海量的天材地宝修炼。

我曾经家住汐山,往后也只有汐山为家。我生是汐山一蛇,死是汐山一魂,仅此而已。”

花庚婆婆闻言,眼中不由一热,赤子之心,何其难得?她曾为青灵放弃了太乙机缘,她也曾为青灵不惜损耗本源稳固先天元气,她虽生出过炼为灵胚之心,但她之行已经比对待血缘至亲都要上心用情。

数万载陪伴,她早已把这个聪慧晚辈当做了自己的晚辈,更是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花庚与青灵,他们之间宿世的因果,亲情早已入心,生根,又经历数个元会的抽枝发芽,早已长成了参天巨木。

青灵曾说过,在洪荒,他的心只有对花庚和岐,是不加掩饰的。曾经这样,往后也是这样。

(262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