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 > 第148章 水中捞月,镜中身

四位太乙尊者一时疏忽,更何况还是在一位大能面前,已经失去了翻盘的可能。

由四狼为核心所组成的万狼困阵,已经不破而破了。

青灵转首,一位位惊慌逃窜的金仙尊者身影尽数入他眼中,一颗颗道种入体,阴阳转动,汲取精气神,木道壮大,阴阳护持,罗生花开。

一位位金仙尊者消失,只留有一朵朵摇曳血花。

余下万千狼群,无不纷纷四散溃逃。

金仙尊者已经没了,太乙族老也没了,只有他们一群天阶地阶,毫无意义。

青灵也没有去理会他们,在他眼中金仙之下皆是蝼蚁。就算金仙太乙,也只是幼子。

他没有留恋,踏步升空而去。

但,远方风爆裂撕碎长空,一声暴怒传来。

“给我留下!”

天地间风云变幻,一位壮汉从云踏出,一柄长刀直破万里,斩断了前路虚空。

青灵丝毫没有犹豫,折身而走,踏往南侧。

金玲起玄空,所触之处,人身已至。

青灵继续前行,躲过来自一位大罗九重天的含怒一击。

清风悠扬,看似不急却瞬息万里十万百万。

甚至看到了天边弯月,弯月倾斜散落,白光盛大,一倾千里,包裹住了青灵。

青灵眉心一突,抬首看向月亮。

只见九重天半月牙上仿若站着一个女子,一头银发飞扬,少女神秘绝伦,眉心印着月牙,却在白发中又生出一对狼耳。

“休走。”

青灵不由装傻问道:“道友是哪族老祖?我可没有随意伤人。”

华月下,白发少女红纯轻启道:“拜月狼族,沧月。”

漫天月华如瀑汇聚,化作一道覆盖万里的盛大白光,连带着白光中的青灵一同炸开。

“轰~”

九天月晃,天穹亮如白昼。

壮汉赶来,取下腰间悬挂一小鼎,力道沉入抛下,化作万里镇压大地。

同时,手中长刀提起,聚力不动,万刀合一,静待雷霆一刀斩出。

“沧月,此人逃不出了吧?”

少女面无表情摇头,:“不知。

但我觉得,我们两人拿不下他。”

壮汉吃惊道:“怎么可能!你可是十重天的存在,我也是八重天实力,怎会拿不下一位二重天的后辈?”

“绝刨,你小看人了。”少女示意下方。

被称作绝刨的中年壮汉不由看向下方。

只见漫天月华中,黑光大盛吞噬白光,一道木影撑起托鼎起。死道弥漫幽幽,如一层黑纱漂浮白月光中。

青木虚影冲天,万丈高雄又长百万,势欲向天齐。

巨鼎厚重又如山,山高万万压一木,却难落下。

青灵面上无喜无悲,沉声道:“看来二位是算计好了,注定要拦下我了?”

绝刨冷哼道:“你当年镇杀我族圣子,灭杀大罗种子的因果,我绝刨可没有忘记。”

白发少女也冷冷道:“荒狼族虽为我族附庸,但好歹也是有过大能存在的族群,道友放了他们,我便不再出手。”

青灵淡淡道:“既种非生非死,便是游离生死外,全看造化,不归我掌了。”

绝刨冷声道:“沧月道友,与他多说何用?还是直接动手吧。”

言语出,举起蓄力多时的黑色长刀终于一刀斩落。

万千刀意合一意,刀立中天,自天下,便是天刀。天刀斩众生,绝天地命,一刀至,万物休之。

青灵一指而出,袖中黑光一道,天地为之一暗,所有的光皆被此道收摄。一只长箭射出,混沌四象破灭,一绝万法。

诛神带着逆天破命之势,逆天直上。

天刀合着顺天绝命之势,从天而降。

一顺一逆,一短箭,一长刀,在中天相遇。

天地轰鸣~

天怒地愤众生惧,刀箭不止。

四周白色月华洒落,汇聚成海,月华滔天浪起,淹没万物。

青灵一指脚下,银光绽放。

丝丝白线聚拢,于广阔月海上嫁接起一道长桥,长桥银辉,岁月流转不逝,万法如空,光阴长桥屹立不倒。

青灵站桥头,取下弥天索,看向月亮下的少女,单手抛出,轻喝道:“收!”

弥天索瞬间化无尽青丝,编制成罗网,罗网一方,落入月海,蓦然散开又收拢,于茫茫水域中捞出了一轮“月亮”。

水中捞月,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青灵召回落网,封禁其法。

天地光黯,月亮不见,乌云遮蔽天空。

白发少女一愣神,自己身旁的“月亮”,竟然就被这样收走了!

她不由面色寒霜,翻手取出一镜,神镜照了照青灵,映入一个分毫不差的虚影。遂自九天一抛月镜。

“啪”

月镜在空中自发碎裂散开,数十碎片掉落,其中也参杂了一道身影。

碎片坠入月海,月海中走出了另一个青灵。

两个青灵对视一眼,皆是惊叹对方的存在。

青灵元神震动,风道、音道、生道、死道、木道、光阴、太极七道合一,春神印痕彰显,春风化雨旗摇晃顶空,风雨飘摇中,诸道合之。

“月青灵”愣了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做了。在月镜复印前,他可复印的只是一位二重天大罗,可不是眼前这位元神拥有七重天的诡异大罗。

青灵嗤笑一声,抬手一点,七道合一凝成一指,一指中是七道合力,戳入了只有二重天的仿制品体内。

七道入体,暴虐不融,仿制“青灵”瞬间炸裂开来,又合如一片月镜,从月湖中浮起回到了少女手中。

少女面色微变,她竟然奈何不得一位二重天的大罗,虽然对方也奈何不得她,同处一境界,实力真的相差不是非常大。

她有了退意,不是惧怕,而是觉得无意义。

只不过死了几个不听话的附庸族人,她犯不着死磕招惹这位前途无量的大罗。

至于绝刨的面子,她能出手已经算是给了。

于是,少女直接出声道:“还我,就走。”

青灵反应了片刻,才明白过来,笑着一倒弥天网,一轮月华又重新飞上高空。

少女一步踏上月弯尖,月华倾泄转瞬消失。

绝刨面色大变,怒骂道:“沧月,你竟然临阵脱逃!事后我定要找你讨个说法。”

青灵淡淡道:“阁下可还要拦我?”

“拦!为什么不拦?”绝刨怒气冲冲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