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 > 第151章 胜过鸿钧一筹

在罗生花开时,数百位金仙太乙的道辉,一瞬冲天直起。

百道交汇,以木统御,阴阳制衡,罗生花开了百朵又百朵。前两百余朵是实花,后百千朵花皆为虚幻,由前两百三十九朵花的道辉生出的花朵。

千朵花,万朵花,铺天盖地的红花,形成赤色,浮寰宇,如灾星赤,天降血雨。

黑白二侍心中惊疑的同时,也再起太极二色神通。

极阴死气中老人身化死神,手持一镰,牵引魂灵。

极阳生气中少年身化光明神,脑后浮现圣洁光环。

黑白二色大盛,成为金色大潮的外层,死神和光神,圣使,三人成三才,黑为下,白为上,金持中,三才圆环套住了青灵所在十万里天地。

三环聚合,恐怖压力直逼青灵周身赤色花海。

青灵面色凝重,阴阳生死道化神桥,一桥嫁接天地,分生死。

一指光阴,白瀑如流,光阴成河,桥架白玉河,花开彼岸。

青灵立在生死桥端,花开彼岸枯荣,光阴成河,阴风阵阵,身后木道直上,统御诸道,诸道合归入木道,木道接引天边建木,甚至维持着青灵在三道神环中最后一里之地。

东方,都广之野。

四方震动,四位护界使皆站起了身,四宝升起。

建木震动,四宝飞天西往,召西南之遥。

但这时,东北有山,其高如刃,名昆仑。

山上有一神兽,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

神兽南下,一声金吼万丈潮汐滚滚来。金色潮汐中,更有滚滚雷霆孕育,天地轰鸣,万道金雷震动破入三才神环。

圣使面色阴沉,寒声道:“龟台金母,你胆敢插手我麒麟族事?”

神兽立苍穹,足踏金云,一声威严女声传出:“胆敢惹怒命运,何惧之?”

神兽足下雷霆滚滚如潮,一位大罗金仙二十重天的半步绝顶大能,实力已经恐怖到难以形容。

青灵见此,神纹镇定,都广之野四宝重新回落。

他舍身而入金色雷霆海中,随着万千暴怒雷霆径直往西北而去。

圣使冷道:“好!金母,我便记下了今日之事。”

那豹尾神兽立云端,鬓发随风飘扬,神俊异常。其音冷道:“麒麟族,你说的不算。”

圣使面色一怒,瞬间破了涵养,正要发飙,却见神兽足下金云东去,头也不会回走了,丝毫没有把她当做一回事。

天穹,三十重天,虚无之地,白虎至尊周身亿万风罡停息,冷哼一声,转首离开。

青龙始祖也收起漫天剑气,巽天归鞘,无奈的看了眼青灵,摇了摇头。

“这小家伙,真是不消停。”

西北神山,山脚下,青灵跟着一头神兽走入了山上。

兽在前,走的随意轻快,青灵在后,走的稍有拘谨。

“前辈,此山名何?可是您清修之地?”

神兽没有回头,继续走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石阶上,淡淡道:“西昆仑,我的地盘。”

青灵心中一震,惊讶不已,道:“那前辈可是西王母?”

“西王母?”

神兽蓦然停下,回过头,一张兽脸稍有疑惑,道:“我不曾有过这个名号。

不过听着不错,以后我又叫西王母吧。”

青灵心中抽了抽,干笑两声,原来西王母的名号,竟然是他起的。

眼前这只狰狞神兽,竟然真是后来名传天下的西王母。

“前辈为何不飞上去?这台阶那么长。”青灵随着神兽走了许久,还不曾看到台阶尽头,便随口问了句。

“为什么要飞?”神兽不以为意道:“走上山要用十年,飞上山需要三刻,十年与三刻,有区别吗?”

青灵一愣,脑子转不过来了,道:“十年需要三千六百五十个日月轮回,而三刻尚不及一日百一。”

神兽摇头,也不停下,继续边走边说:“岁月是用来计量的吗?在我眼里,百万年与一日没有区别,活的太久,感知不到岁月流逝了。”

青灵心中一震,问道:“那前辈您活了多久?”

“多久?”神兽似在思考,随即道:“盘古开天时,我已生。从盘古顶天立地到祂倒下,我方成长,这天地的岁数便是我的岁数。”

说到这里,神兽有些落寂,天地开时,祂便生。不同于鸿钧道祖这样的先洪荒而生者,祂与天地一同古老。

在洪荒这个世界里,祂与鸿钧的资历是一样古老,甚至更古老的存在。因为鸿钧是在盘古陨后方入洪荒的。

青灵哑然,他知道西王母在洪荒里是一位大能,但不曾想是资历如此老的大能。

神兽登山,山上一片金云环绕,越登山越高,天越近,山高入重天,金云只及腰。

西昆仑很大,比一个大千世界都要大,山头众多,山峰林立,而青灵身前的神兽,就是这方世界的主人。

而且,归入昆仑的神兽,身上气息更为恐怖内敛,如果在西昆仑外,祂只是二十重天的半步绝顶,那么在随着走入西昆仑深入,祂身上的气息已经逐渐接近青龙始祖了!

青灵跟在神兽身后走了十年,一步台阶是一丈,神人登梯一步百阶,一刻不停走了十年又六个月,方才登顶,可见其山之高!

西王母看似威严,但却很随和,犹如一个孤寂许久的老人,有着威严又有随和。

祂不曾提为何出手救他,他也没有问出祂为何冒着得罪麒麟的因果出手。

想说的,自会说。不想说的,他也不会问。

直到,青灵随神兽登顶西昆仑山巅那一刻,身前的神兽化成了人身,云鬓花颜金步摇,雍容华贵气自高。

妇人威严中透露着慈祥,看似随意的举动中却有着规则。

在西昆仑顶,有一处十里桃园,蟠桃灵根,极品先天,灵气浓郁到奢华,云雾缭绕仙云飘然,白云碎合清风薄雾,花开的极盛极美,比华绝代的牡丹更胜三分浪漫。

“小友,你看这株灵根如何?”

西王母走进桃林,满树芬芳下,映衬着这位绝世老祖的从容。

青灵不由感叹,即便先前对方是兽身,可此刻面前的西王母华贵气质令人心悦臣服,仿若她天生就该如此。

青灵回道:“自然是极好的。晚辈曾得到两颗上品灵根,就已经视若珍宝洪荒罕有。

前辈这棵,已经可以说是冠绝洪荒一品之流了。”

西王母听了,淡笑点头,道:“是了,当年我曾为了它,还和玉京山的老道斗了一场呢。”

青灵一听,心中震惊,面色却疑惑道:“玉京山的道人也是一位与您比肩的前辈吗?”

西王母摇着头道:“不,祂比我更高,站的比我还要绝顶。”

“但,我还是胜了祂一筹。”说到这里,她面上带着一丝得意笑容:“所以,这蟠桃便归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