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 > 第159章 鲲之见于春

青灵没有追求极速的进阶,在洪荒最不缺的就是岁月。

若是为了早一步踏入更高境界而走岔了路,那可是无数岁月都弥补不了的。

所以,即便有初代蟠桃的极品大道法则,即便有建木承天的气运,地道之主的地脉加持,十万八千道阶的绝顶跟脚,他仍旧只是大罗八重天。

青灵行道,走的极为稳妥,一点点推进,从不急求。

大罗庆云也从八百亩涨到了一千五百亩之巨。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大罗金仙十重天千亩庆云。

这一千余亩的庆云道象皆是他法力道行显化。是一点点凝练汇聚成之。

青灵更是在地界重炼灵宝“诛神”,血海淬身,轮回炼神,黄泉浸泡,忘川洗箭,十三条大道纹刻入诛神,其威能不知翻了多少倍。

北地的寒风越来越大,冰雪呼啸,万里绝寒。

急风暴雪让视线丈许之外化为一片白色。就算不提这极致冰寒,仅漫天冰雪就足以让生灵迷失。

青灵走了许久,走到一身寒气,冰绝入体。

直到,他停在一块巨碑前。

抬首,看巨碑。

冰天雪地之间,屹立神石,本体已不可见,已被无数冰雪覆盖为纯白。

其上大道纹刻两道,为“北冥”!

支颐吹寒雪问蜉蝣,既玄冥不可量北斗。顾盼生辉鸿蒙,怦然如梦。

青灵来到了北冥。

北冥海汪洋一片,为海,却无龙。

因为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这里是一只古兽的地盘,也是一族的地盘。

这里有天地间第一只鲲鹏,此族的始祖。此族是一个人的族!

他的名字便是鲲鹏,天地间只有他一只鲲鹏,也只有他一个人的族。

但天外天里,游天鲲鹏顺风而游。

可雷霆海中,神雷鲲鹏展翅高飞。

天下鲲鹏有很多只,只不过所有鲲鹏都只是鲲鹏老祖一人。

这位的大道,不是斩三尸,每一具化身又非化身。

这个时代里,很多大能的分身都是一种模糊而不能简单归咎为分身的独特存在。

青灵一步步走入北冥,鲲鹏祖地。

风高浪急,天地幽冥,天地为白,北冥海蓝。

可是海水中的水,远比冰雪更寒,却无法凝结成冰。

青灵塔足其上,脚下自发生出一条纤细河流,缓缓流动,这是他所修的光阴长河。

只不过很短很细很小,不过一尺。

北冥的风景,除却初见的壮阔后,就是单掉。

白天与蓝海,无一岛,无一生灵,无一物。

青灵走在海上,脚下光阴长河流动中又生出一条河流来。

这条河流是水之大道的显化。

水道在青灵的感悟中,逐渐壮大。

一步一北冥,一跨是千里。冰雪为水,一切为水,天为水,地为水,一切始于水。

青灵在北冥海中走过,狂暴大海竟然逐渐归于平息,喧嚣海浪变得柔顺。

他的水,是静中水,而北冥水是动水。

一静一动相合,寒水竟然逐渐升温,可水温度越高,却反而结冰了。

所以,青灵走过处,皆化冰海。

北冥海悟道万载,生灵不曾见过几个,唯有天地间诞生的冰雪精灵出现过几个。

青灵水道渐成,已经停步,折身返回。

但耳边忽然听闻有风渐起,他元神风道感知四方。

倏尔一道声音出现在他身旁。

青灵一愣,看向来人。

来人一身灰袍,气质幽冷,双目虽然带着三分忧郁,可天生俊美容颜硬生生让他成了一个令人心怜的抑郁青年。

直到青灵打量完对方,天边才有漫天风起,暴风席卷北方自南来,狂风及至身前。

青灵心中一惊,这是比风,不,是比虚空传播的速度还要快,他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风,以至于他人到了,但是引起的风还在姗姗来迟。

风只会拖累了他的速度。

“你是谁?”

青年疑惑的偏着头问道。

“你是谁?”青灵反问了一句。

青年低下头,声音弱道:“我是一只小小鸟。”

青灵一愣,反问道:“有多小?”

下一刻,他身前浮现一只万里又万里的巨鸟,仿如大陆。

“这,还叫小吗?”青灵惊道:“你已经真的很大了,是我见过最大的鸟。”

巨鸟消失,青年脸上抑郁消了不少,甚至有一丝喜色,道:“真的吗?我真的很大吗?你没有骗我吗?”

青灵不由好笑,觉得眼前这个忧郁少年有些呆呆的,便伸手摸了摸他的短发,道:“没有骗你,真的很大。”

“我叫鲲,你呢?”少年眼中蓝色眼眸如海洋令人沉迷。

青灵笑回,“我叫青灵。来自东荒。”

“哦~”少年惊讶道:“东荒?那是哪里?天地不就只有北冥的白与蓝吗?”

青灵当即问道:“你没出过北冥吗?”

“天地不就是北冥吗?”

“天地怎么会是北冥呢?”青灵语气不由温柔三分,举起右手,指向东南方,笑说:“那里,北冥的东南方,一直顺着走,可见一道很大很大的树,我就来自那棵树下。”

“树?树是什么东西?”鲲皱起眉毛,疑惑不解的问道。

……

青灵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眼前的鲲,好歹也是大罗金仙的存在,竟然连树都不知。

“你,一直没有出过北冥吗?”

“对啊。他们说北冥就是天地,天地就是北冥,这世间只有那么大。”鲲挠着头,脸上满是纠结,不知道该相信谁说的。

青灵心中不由对鲲起了几分怜意,轻声道:“那你一定没见过外面的春吧,我想不想看?”

“春?那又是什么?”鲲又是一个大问号,“想看,我想看。”

青灵看着他海洋般的眼眸里有了波澜,笑了笑,一手拂袖,古图徐徐展开,铺陈中空。

一瞬,天化为蓝,地为玄黄黑,天上云海绵绵金霞万缕,大日东升晨曦万丈,百花绽放,青草不绝,鸟兽虫鱼,蜂蝶雨露,春风十里。

鲲一瞬间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所有一切,面前的一切颠覆了他的认知,原来世界还是这样子的。

这里的花,草,木,鸟,鱼,虫,兽,一切都是鲜活,一切都是明媚。

青灵看着鲲恍若得到新玩具的孩童搬傻笑,走入了春图,一手挥过,千花百草浮起,无数花瓣飘起,青草芳香,蒲公英纯白,金霞原野,美若画中景,景就是画中物。

“这是为你一个人绽放的春天,开于北海,展于冰雪,不畏风暴,只为你观。”

鲲眼中抑郁似乎都化为了兴奋,这一刻他的眼眸不再只有汪洋蓝静,更有星辰大海。

他惊喜道:“好美啊!

原来天地不是只有北冥,原来天地不是只有冰风雪水。原来外面世界那么多姿多彩。”

鲲肆无忌惮的奔跑春光原野,一花一草一木皆是他的惊喜。

但就在这时,北方忽然传来一声厉喝:“鲲!你在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