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 > 第182章 咫尺天涯至宇宙,月华光桥架太阴

这个万道包括鸿钧天道,也包括罗睺魔道,还有三族各自的道。

换句话说,在这酆都城里,他是堪比罗睺鸿钧的存在。

酆都城不是一座城,是一方大千世界,是万鬼起源地,万鬼繁衍地,可供养无尽的鬼。

它又是一座城,冥界中的一座城。

酆都城出世前,冥界还不能叫冥界,因为冥中无界,它出世后,冥中有界,便可称为冥界。

青灵走入了这座古城,成为第一个走入此城的生灵,鬼修纷纷退避,因为他身上生气太盛。

蚀天至尊拱手一礼,道:“多谢道友送我大道之机!”

青灵也对一礼,笑说:“我也多谢道友助地道之恩。

道友如今可谓是自由身了,无论在洪荒惹出多大麻烦,只要往酆都城一跑,就没人奈何了你。”

蚀天至尊大笑道:“那我这可不成了玄龟的乌龟壳了?”

二人对视一眼,皆笑出了声。

“如今,我可不打算再出去招摇了。”蚀天至尊认真道:“当务之急是彻底掌控鬼道,巩固修为。毕竟,我出了酆都城只是二十一重天的大能,连九玄那个老滑头都打不过。”

青灵点点头,道:“那这冥界还需要道友多看护一二了。我会让青玄道人留守此地坐镇,以免心怀不轨之人侵扰。”

“放心吧,冥界之中有我在,如今洪荒可没有几个人敢来捣乱的。”蚀天至尊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青灵离开了冥界,青玄道人坐于三生石旁,三水交汇处,静心修炼。

他的衍生大道与三生石之间有共生之力,在此修行可谓事半功倍。

而青灵没有回都广,反而是前往不周。

他此行目的,是为太阴,更是为了光阴大道。

而光阴大道,事关重大,宜早不宜晚。不仅仅是修炼需要,还有天地权柄所需。

蚀天至尊将扶桑神木所在的旸谷寻觅之法告诉了他,青灵心中已有定意,必须要修炼出光阴大道。

未来身,与他本尊之间的联系玄之又玄,可谓一体。若是习得光阴大道,那么以光阴流转大法甚至可以嫁接未来身的法力于本尊之身。

这样一来,他就相当于有两个道躯合修一道,速度远胜他人。

仅仅这一点就是他必须参悟光阴大道的理由。

而登上太阴,需攀不周。

在第二十八重天界缝隙中,是宇宙星系的观览点。也只有那里,可直入星辰环带。

青灵不知道他能不能爬上第二十八盘不周,但他必须尽力一试。

下山易,登山难。

想当年太一分神下洪荒,也是经历诸多磨难方成的吧。

青灵再一次登上不周,只是这一次,脚步踏上不周的土壤,却感知不到了那伟岸的威压。

他心中惊奇不已,遂拿出了青玉伞,缓缓打开,持伞而行。

青玉伞是造化青莲分支,而盘古大神又由造化青莲孕育,自然对造化青莲极为亲切。

所以持伞而行的青灵,走的前所未有的轻松。

只不过,为表尊重,他还是一步步登山直上,一点神通位移都不曾用。

他如一个凡人登山,一步步走上去。

一日又一日的登山。

日出而登山,日落而栖息。

每逢月亮高悬天穹时,青灵就会盘膝而坐,牵引太阴月华。

即便他以天地大能的手段牵引月华,百年都难得一丝光阴之丝。

从前他所用的光阴只是法与神通的阶段,而不入道,只能算是皮毛,继续走下去只会是小道的高度,走到今天路就封死了。

他不是主修太阴,所以他无法破小道而并入大道。

青灵每日行走,每日吐纳月华。月华在体内逐渐积累变得厚重,变成了一地月华晶露,它的效用已经堪比帝流浆,可开灵启智,灵气浓郁无比。

但这一滴太阴晶露又远胜帝流浆,因为它是天地大能百年苦修月华而成之物。

一滴滴太阴晶露积累起来,随着青灵登山越高,积累越多。

一日日,一年年,百年,千年,万年,十万年,一元会……

足足两个元会,青灵才走到了第三重天的高度。

但他体内太阴晶露已经要发生了质变。

这一日,是万年难得一见的至阴月圆之夜。

青灵早已盘膝坐下,和身沐浴月光中,青袍都仿若成了白袍,映衬的青灵越发清冷而玉洁。

青灵头顶三尺之上,有一条拇指粗细的水流,夸张称之为太阴露河,绕着月亮旋转四方的顺序转动。

天穹月华越来越盛,洁白月光自亿万高空坠落,倾泄不周之躯。

神光浩瀚无垠,不周世界化作了一片暗白世界,如一湖水,横空而显。

青灵盘膝而坐,仿若坐于月湖面上。他头顶的太阴露河纤细无比,却化而成蛇,一头扎入了这池湖水,狂吸月华。

太阴露河逐渐涨大,月华之光洒照青灵头顶元神。

元神小人走下头顶,一步步漫步月湖,月湖之水在他脚下生出道道涟漪,是水波涟漪,又是光的涟漪。

道道光之涟漪兴起,元神小人只觉得通体阴冷,即便身为地道之主,有大阴之道护体,可面对太阴之华还是遍体寒霜。

但元神小人仍旧一步步走向前,走向月光出来的地方。

同时,月华之湖逐渐被太阴露河吸收,河水流动潺潺,月亮下的道人,月亮下的静湖,一切都陷入了一个静。

唯有小人迈步无声,水荡无声,这是太阴的世界。

太阴普照下,元神小人在走了一万三千步后,终于走不动了,被冻在了原地。

小人飞快后退,退回了温暖的肉身,驱散寒霜,重归道躯。

青灵起身,一招手,已经长大的太阴露河飞身而归,犹如一条白蟒盘旋缠绕着他的身躯。

青灵仰首,月华倾洒锁骨之上,发丝三千垂落,白蟒缠身,太阴之力绕体,可终究还是没有诞生纯正的光阴之丝。

青灵叹息一声,漫天月华也恰好到了时间,纷纷褪去。

太阴露河收缩归来,化作一条小白蛇被他收入了袖中。

一次不行,那就第二次,第三次……

青灵趁着东方日出时,再次踏上征途。

不周山上,一片土石,无生无灵。

若你看到了非土石之物,那必定是宝!

或许不周山上灵宝真的很多,但青灵与它们无缘。一路行来,不曾见到一点灵光。

他在不周山上走了五个元会,也逐渐习惯了,对于求宝心态渐渐归于平静,他的心如一白玉盘。

五个元会,六十四万五千年,两亿三千五百余万次月夜下的以心对月,以神触阴,他的心早已如月。

他一路走来,两亿次的对眸,两亿次的参悟,两亿次的问月,虽不曾求得一月,可他已经在自己心中造就了一轮园月。

五个元会,他登上了十一重天,修为没长进多少,可他袖中的小白蛇已化为了吞吐巨蟒,千丈长河月,可横渡凌虚。

巨大长河中尽是月华,一河月华中尽是太阴。

可仍旧不曾生出一丝光阴。

光阴大道,何其难求?

青灵仍旧不曾松懈,一步步继续向天而行。

他的双脚走过了十九亿六千万的山石,抬起又落下万亿次,道人行道,万古仍旧如初始。

不周神山,山虽无智,却有灵。万亿次的抬起落下中每一次脚心落地都是在触动不周山的身躯,由体表入血液,通骨骼,进心核。

这一日,是他来登不周的第十个元会,青灵登上了第二十三重天的高度。

他在不周山上,越走越快,越走越远,每一步抬起,再落下的间隔逐渐变大。

青灵没有动用神通,可这是不周给予他的神通。从一步三尺,到一步一丈,万亿次的积累,逐渐成长为一步万里,一步百万里,又仿若咫尺天涯,明月前头步下空。

第十一个元会,他登上了第二十八重天的高度。

他在不周山上留下了数已无法记录的印记,每一道印记都是一步脚印,虽然很浅近乎于无,可无穷大的数量累计起来,便成了巨!

不周山送给了他一道神通,天地馈赠,而非后天参悟习得。

咫尺天涯,尽在一步之间。

可以横跨不周的人,天下还有何处不至?

在二十八重天的尽头,青灵这十一元会来,第一次看天。

星辰灿烂和尘光,宇宙浩瀚渺无穷。万千星灯高悬我顶,日月紫薇绕我穿梭。

北极星云漫漫,南明星长光闪烁,诸天星宿之下,青灵和宇宙对眸一瞬。

是十一个元会枯寂赶路的成果,是十一个元会万古的期待,是十一个元会心之所向的感动。

万千星辰映入他的眼眸,一眼装尽宇宙星河,一眼载满万古期许。

青灵元神一顺出窍,一轮浩大圆月对向太阴。

宇宙之中,那轮浩大圆月如光明世界,如雪洁白,如光耀眼,天之月终于映入了人之月。

青灵衣袖中白蟒穿出,一化百万长河,浩荡成海,海涛阵阵,月华无尽,明月高悬。

海上生明月,天人共此时。

无尽太阴月华洒落,青灵一百万年的月华汇聚收缩,白蟒化桥,天穹悬两端,一端落太阴,一端铺脚下,邀君远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