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 > 第196章 血海无常事

青灵自踏入天地大能之后,修为每进一步都是漫长无比。

即便有了诸多权柄气运加身,即便有了二十余元会的铺垫,青灵还是苦修了十二元会,方才堪堪迈入大罗金仙十二重天。

要按照这种速度,他至少需要两百元会才能走到天地大能的顶点。

可是,这个时代即将要迎来落幕了。

最明显的便是这十数元会中,杀伐增多,族群争斗愈发严重。

在这个蛮荒时代里,三族虽然为霸主,可仍旧起到了维护天地安宁,众生和平的大局面。

龙族的十二秩,传遍四海,万族莫不从之。

十二秩限制了上族屠杀小族的情况,也维持了上族间的和平。

而且,小族受龙族庇护,自然与龙族气运荣辱与共。对上族而言,族中老祖、大罗皆受龙族助道之恩,因果牵连也早已彼此难分。

所以,龙族看似松散的统治,却是最为坚固的联盟。

天穹上不知何时有隐隐约约的黑气弥漫,这黑气不遮日月星辰,虽无形却能感知到。

黑气是无数生灵的怨气所聚,无数死气,杀气,戾气,煞气所成。

其实,这些负面能量一直存在,只是从前很淡很少,有与无并没有区别。

可如今,日积月累下,逐渐成形,成了气候。

这还要归功于西方魔道。

魔修正是以吸收天地间负面能量而成,他们是这天地间的净化器,他们吸的多,天地间负面能量便少。

可魔修吸的多,便会实力大增,便会凶性成魔,屠杀滥杀,若不制止又会造出更多的怨气,煞气,增加天地间的负面能量。

而大能们把这种负面能量统称为劫气!

劫气,劫起。

洪荒西北,血海。

万千红莲漂浮血海,幽幽绽放,红得耀眼,盛的迷人。

但却是大恐惧!

无数的虫兽铺天盖地欲要吞噬红莲,但红莲之上升红焰,红焰一染便不停息,无视神通法宝防御,直焚元神,每时每刻不知焚烧了多少虫兽元神。

因为这火,是业火,红莲业火,以业力为引,业力不绝,火焰不止,直至身投业火,化作飞灰。

有一红发青年行走万千红莲中,赤袍翻飞,红发飞扬,俊逸面孔上是淡漠生命的恐怖。

在他周身,隔着万丈,围了六位大罗强者,却一个个神色不稳,也只是围住。

红发青年嘲讽一笑,在万千虫族之上,犹如一朵惊世的红莲,一绽放便注定惊动天下,为万人所仰的存在。

“六位大罗,百亿族众,对上我一人,还畏畏缩缩。

血海怎会孕育出你们这些废物?”

六位大罗中,一位青年四目大罗惊怒道:“你!张狂什么,待麒麟族天地大能来至,便是你伏诛之时。”

“呵!”红发青年轻笑一声,:“这般无用的东西,血海以后不会再有了。”

一位长须老者阴沉道:“阁下这话何意?你好歹与我等也是同孕育于血海,同出一脉,何必生死不休?”

“哦?我刚出世时,你们可不是这个意思呢。”红发青年勾了勾唇,道:“杀人夺宝,杀人诛心,可不止你们会。”

一位宫装少妇冷道:“诸位,我们血天十七族,还奈何不了他一个大罗吗?他再神通莫测,也还不是天地大能,各位还不出手,难道要等族众死绝了再动手吗?”

一位面色苍白的老妪犹豫道:“可麒麟族天地大能还未到啊,还是再等等吧。”

“够了!”宫装少妇冷道:“你们是活了太久,连自己都忘了。在场的各位当年哪一位不是名震一方的大能?不是各族先祖呕心沥血所教导出的大罗老祖庇护族群?

你们是越活越怕死了,心气都失了,苟延残喘又能到几时?”

其他五位大罗面色一滞,竟然一时没有人出声。

反倒是他们所围的青年眼中有了赞赏之意。

“好!”红发少年血眸闪动,道:“这位才是我血海大能。阁下何名?”

宫装少妇冷道:“血天幽蝶,乌摩!”

红发少年笑道:“乌摩道友,吾号冥河,为血海道之主,从此你我便是一道之友了。”

宫装少妇面上仍旧冷道:“好大的口气,血海道主,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所以,只能由我来当。”冥河肆意笑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话音落下,他双手一扬,血海中升出一件,红光漫天,杀气腾腾震慑万灵,其上刻有双字,为“元屠”。

随后血海又出一剑,恐怖紫光遮掩血海,所照之处生灵尽皆惨死,被虐杀而死。

剑上刻有二字道纹,名:“阿鼻”。

左手掌元屠,右手握阿鼻,脚踏血莲开,杀气颠乾坤。

六位大能此刻不战而战,虽然他们怕死,可一但动手,绝对是招招致命,阴险狠辣。

血海之内,滔天巨浪翻滚,神通宝光四射。

血海之畔,彼岸花旁,三生石边,青玄道人睁开双目,看向血海,叹道:“自天发杀机中而出世,第一杀劫生,由地发杀机止,龙蛇起陆。

这位冥河,人发杀机,引天地反覆。血海的天地都要变了。”

这时,彼岸花外,有一黑一白两人出现,恭敬道:“大人,血虫族老祖罗蚣求见。”

青玄道人叹息一声,道:“给他带句话吧。

若欲生,则须从,我庇得一时,却难万世。”

黑白双人听令,齐步踏出,折返血海畔。

血海畔,当年与青灵有一面之缘的罗蚣,面上微微不安的等着,一见黑白身影出现,忙道:“二位小友,前辈怎么说?”

黑白身影行了一礼后道:“大人让我们带句话给前辈。”

“何言?”罗蚣急道。

“若欲生,则须从,我庇的一时,却难万世。”

罗蚣面上一瞬惨白,他喃喃道:“庇得一时,难万世。”

心中明悟,忙想着冥界深处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

待罗蚣离开后,那白色身影疑惑道:“无咎,你说这些大人物们都整天打打杀杀的干嘛?”

黑影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这些不是咱们操心的。咱们只管待在大人身旁服侍就好了。

若不是大人把你我从忘川河中救出来,你谢必安还能站在这里说风凉话吗?”

白影忙噤了声,与黑影并肩折返三生石旁,禀告道:“大人,话已带到。”

青玄道人点点头,道:“若你两个闲无事,就去酆都城里吧。”

黑白双影一听这话,连忙跪地拜道:“大人慈悲,我等兄弟二人为您所救,永生永世甘愿为奴为婢,绝不敢生二心。还请大人让我兄弟二人留在您身边报答恩情。”

青玄道人摇头叹息一声,遂道:“你们二人天生阴阳双魂伴生,若求道途,该去的是酆都城,该拜的是鬼祖。”

黑白双影仿佛心有灵犀般的齐声拜道:“我兄弟二人,只知冥主大人,不知鬼祖。”

青玄不由笑出了声,道:“起来吧。”

黑白双影面色大喜,忙站起身来。

“既然你们两个有此心,我便传你二人一道造化。

范无咎,我赐你黑无常法位,谢必安,我赐你白无常法位。你二人代我行走阴阳两界,特传我冥主意志,不归冥界任何一属,只尊吾令。”

黑白双影齐齐狂喜拜下,道:“多谢大人恩赐,黑白无常永生永世,天上地下,只尊冥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