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了!

我们胜了!

战神大破五十万胡骑,并且将他们全部击杀!”

“飞将吕布率军大破胡人王庭,匈奴、鲜卑、乌丸等王庭尽皆告破,阵斩无数!”

一时间,消息传遍了大汉十三州,天下百姓欢声笑语无数!

至于那些权臣、诸侯则是震惊不已!

“哈哈哈,还好还好,我终究是没有成为千古罪人!”

益州,看到战报的曹操忍不住哈哈大笑!

戏志才的眼中则是闪过一丝后怕,

“主公,这招实在是太险了……”

曹操闻言也是忍不住咽了咽嗓子,

“嗯,但是总归结局是好的!”

看了看尽皆被他收入麾下的益州,曹操豪气顿生,

“我知那刘羲恒强,但是只要好好守着,至少这蜀中王是当得妥妥当当的!”

戏志才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看江东会战如何了!”

军都城,接到刘协暗诏的刘备招呼来了两位兄弟。

“二弟,三弟,新皇有令,邀请我兄弟三人进京去助他掌握天下大权,不知两位弟弟如何看?”

张飞大嗓门直接响起,

“还需想甚?

哥哥你一句话,俺老张自是跟着哥哥你的!”

关羽丹凤眼微眯,清冷的声音响起,

“那我们怕是要和那刘羲成为对手了。”

张飞梗着嗓子道,

“怕什么,只要我们兄弟三人在,天底下……

什么?

和刘羲做对手?”

张飞说到最后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刘备也是点了点头,

“没错,这新皇是想用我们做那和刘羲针锋相对的刀啊!”

看着两位弟弟纠结的神情,刘备眼中有泪光闪烁,

“二位贤弟,此事我自是不能推脱,但是你二位要是不愿的话……”

“哥哥你说的是什么话,和那刘羲作对就作对,俺老张自也是站在你这一头的。

大不了,以后他落在俺手上俺饶他一命!”

张飞急吼吼的打断道。

关羽也是点头道,

“我兄弟三人自是同去。

只要我兄弟三人在一起,天下没有我们过不去的难关!”

“二弟,三弟!”

刘备眼中闪烁着泪花一手一个将两位弟弟牢牢拉住,仿佛拉住了希望!

豫州,接到战报的袁术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奏乐、起舞!

这刘羲虽然行事无甚皇家风范,但是这行军打仗实在是有一首!

五十万,整整五十万蛮夷啊!

杀得好!”

扬州,碧眼紫髯的孙权也是忍不住感慨道:

“此人陆战确实无敌啊!”

在那五十万蛮夷被全屠传遍天下之际,那些被压制了良久的士族、豪族也开始动作了起来,开始宣传起刘羲的杀神之名!

五十万,整整五十万人啊,虽然是蛮夷,但是也不带这么杀的啊!

至于那些经历了这场战事的士卒百姓则对那些士族的言论嗤之以鼻。

这些蛮夷也能称之为人?

在天下人为中原不用经历战火而欢欣鼓舞时,刘羲带着随着他一同出征的程颖、蔡文姬等女回到了五原。

年关,将近了。

这五十万胡人联军来得快,灭亡的也快,以至于天下百姓这几个月真的是感觉比过去几十年活的都要紧张、刺激!

以前,诸侯战乱,所牵扯一般不超过两州之地,而这次,是直接牵扯道天下大势了。

可以说如果刘羲真的没有守住幽州的话,天下,将没人能从这场滔天祸事里幸免!

建安二年(197年),一月,洛阳城外十里处,汉帝刘协率文武百官亲迎凯旋而归的大军。

说是大军实际上则是一些将士的代表。

要知道,那五十万胡骑虽然被打败,但是依旧有些还残留在广阳和渔阳郡内。

围剿他们,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

一月,算是春天,但是洛阳的郊外还是异常寒冷,不时有寒风吹得那些老臣们瑟瑟发抖。

至于刘协,则是穿戴整齐颇具威仪的等待在寒风中,丝毫没有天子的架子。

“去给王爱卿一个矮凳。”

刘协,语气温和的招呼身侧一个年轻的宦官道。

“是。”

那年轻宦官显得很机灵,很快便找到一个矮凳给那老臣送去。

刘协看着那对他拱手目露感激的老臣流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

作为一个帝王,威仪很重要,但是也得会怀柔,从小就学着如何做一个好皇帝的刘协可不会放过这个展示自己仁慈,拉拢老臣的机会。

即使,他们手上的实权已然不多。

“皇上,国公的大军即刻便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骑士从远方快马来到表情如常的刘协面前拱手朗声道。

“好,朕知道了!”

刘协颇具威仪的答到!

一时间,满朝文武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东北方。

又过了没多久,一条黑线出现在了文武百官的视线中。

慢慢的,这条黑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化为一个个齐整的军阵!

和想象中的趾高气昂不一样,这些军阵中的士卒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只见他们的盔甲上满是干涸的血迹,很多士卒的脸上是风尘仆仆,那些长枪、巨盾上也是缺口遍布!

至于大军的最前方,自是一匹漆黑如墨的神骏,和他高高在上仿若魔神的主人!

“哼,来见陛下也不知道整理下军容!

莽夫!”

文武百官中,所有人对高高在上嚣张跋扈的刘羲视而不见,但是总有些小丑忍不住想要往外跳,来体现自己的智商。

乌骓马上,刘羲眉头一皱,就要开口,然而,一个声音提前响起——

“放肆!

这些将士帮我们守护了大好河山,击退了犯边的蛮夷,甚至没有时间来整理军容,你如何敢如此斥责他们?”

刘协面带怒容的对着那开口的文官指责道!

“回朝后自己去领罚!”

看着刘协,刘羲微微点点头。

这小皇帝确实比刘辩稳重,也懂事许多!

这些将士自己都没有资格指责,那文臣哪来的狗胆?

只不过那文臣似乎仍有不忿,想要开口,但是却被其他同僚拉住。

争执间那文臣看到远远将目光投向他的刘羲忍不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缓缓的咽了口口水。

他隐隐有种感觉,再跳,自己人就要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