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都市 > 我的法国葡萄酒庄园 > 第三章 老爷子伯克

“飞往波尔多的飞机马上起飞了,请飞机上的乘客系好自己的安全带,以免给您带来困扰。”乘务员好听的声音在这架京城飞往波尔多的飞机回响着。

此时的陈宇舒适的坐在折叠式复合躺椅上,真皮质的靠垫,腰部刚好契合一个舒服的角度,无比的惬意。

“这才是商务舱的体验嘛!”陈宇第一次体验到顾客就是上帝的感觉。

“这位先生,您好,请您不要将头靠的过后,以免飞机起飞时,血液回流造成头晕的症状。”美女乘务员走了过来,善意的提醒道。

陈宇抬起头,刚好看到一个美女在对着自己微笑,穿着青蓝色套裙,包裹着浑圆的臀线,细长的小腿裸露着,晃动间散发一阵迷醉人的香气。

陈宇挠了挠头道:“噢,不好意思,我有些兴奋过头了。”

美女乘务员看着陈宇局促的样子,轻笑了下,旋即伸出温软冰凉的小手触摸他的额头,帮助他摆正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两人身体靠的近,难免有些接触,感受着温玉软香,陈宇突然想着让时间静止才好。

不过美女很快的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但是脸上也有些微微的潮红,鼻翼依稀见细细的香汗,飘过来阵阵幽香,手轻挽细发,显得明媚动人。

“这样子舒服多了,嘿嘿。噢对了这位美女,你怎么称呼啊?”陈宇话一出口,随即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太礼貌,就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美女似乎好久没见这么低劣的“撩妹”手段,看见陈宇脸上囧,也没太在意,捂嘴轻笑道:“我叫白芷慧,陈宇先生,旅途愉快!”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陈宇有些好奇道。

“了解每一个商务舱乘客的基本资料是,我们出发之前做的必备功课之一,笨呢。”白芷慧白了陈宇一眼,意思很明显,这些是再基本不过的东西。

这一麻酥酥的白眼一瞄,陈宇的骨头都轻了二两,对于他这种情场初哥,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飞机也在两人聊天的时候,起飞了。白芷慧因为有其他的事去忙了,然后陈宇又继续舒服的躺了下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陈宇睁开惺忪的眼睛,透过窗外看世界。已经由刚开始的阴霾,变成了白云蓝天,阳光也是出奇的明媚。

“飞机已经进入法兰西的领空,法国是一个浪漫和悠闲集一体的国度,请大家享受一下愉快的的法国之旅吧!”这一次乘务员的声音已经换成了英语和法语的双语。

“晚餐时间到了,乘客们享用自己的晚餐吧!”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刚落,只见一排乘务员推着餐车走了过来。

这时候白芷慧已经把餐车推到了陈宇的身前,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陈先生,这是波尔多国际航空公司为您提供的雷司令干白葡萄酒,配的是法式墨鱼米饭,请您享用!”

陈宇掀开银白色餐罩,白色和绿色点缀的视觉差,一股强烈的海鲜的香味扑鼻而来,尝了一口饭,很好吃,丝毫没有一点点腥气和苦味,完全的将鱼香和饭香融合在了一起。特有的果酱烹制,吃完后,嘴角残留淡淡的蓝莓香味。

看着白芷慧将干白葡萄酒由瓶子倒进了高脚玻璃杯中,至三分满,陈宇不禁开口问道:“这酒和配菜还有讲究吗?”

“那是自然,在法国,干白葡萄酒是配鱼类的食物和贝类的食物,不知道的话,在这里会受到鄙视的。陈先生,请享用这杯来自于阿尔萨斯的葡萄酒吧。”这边白芷慧微笑着,玉手微移,已经把斟好的葡萄酒递到了陈宇的身边。

陈宇虽然没见识过,但是也听过葡萄酒的基本尝法。作势酒杯摇晃出香气,在鼻子便嗅了嗅。除了酒精的味道,还有一层桃子的清香味。放在嘴边抿了一口,张开嘴啜了一口空气,首先是甜味,接着是酸,再最后是涩味,一瞬间有一种愉悦的感觉。

“还不错,有一种桃子香气,味道也是热烈浓厚的,很好的感觉!”虽然说不出具体的感觉,陈宇还是给出了他自己的评价。

白芷慧听完后,脸色也有些变化,小手捂着娇唇,惊讶道:“看不出来,陈先生也是懂行的人。虽然只是普通的地区餐酒,但是能闻出发酵的来源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看着小美女脸上佩服的表情,陈宇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但是心里却是苦笑,这也是他瞎蒙的,没想到还能扯到发酵源的问题上去,着实让他也有些震惊。

“波尔多是葡萄酒王国的‘凡尔赛’,我给您上的酒只是第四等的葡萄酒,而波尔多整个地区基本上都是第一等法定地区酒,所以您有口福了。”看着陈宇心满意足的吃完了,白芷慧也是笑着打趣道。

“是嘛?那真是很期待了,哈哈!”陈宇心里真的有点期待酒都波尔多之行了,说实话刚才尝的酒不知道比以前在国内喝的葡萄酒好多少倍,那波尔多当地的葡萄酒比这个酒还要高几级,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旅途有小美女相伴,并不寂寞,聊天打趣,很快的飞机便即将到达目的地——波尔多。

“飞机即将降落波尔多国际机场,请飞机上乘客注意好自己随身的物品,准备下机,欢迎再次乘坐波尔多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女士们先生们,旅途愉快。”乘务长在即将下机的时候,代表整个机组对乘客们进行问候。

今天的波尔多夕阳有些美丽,火红的余晖下几朵亮丽的彩云点缀着,充斥着大西洋沿岸淡淡的暖色调,至西向东吹着一股腥咸的海风让人很迷醉。

“美丽的白小姐,假如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下飞机的时候,陈宇回头看着微笑的白芷慧打趣道。

白芷慧脸色微红,听见这话,轻声“嗯”了下,赶紧躲进了机舱,不过还是透过机舱里的玻璃看着陈宇下了旋梯,这才放了心。

就在陈宇脚落在地面的时候,他怀里李俊逸提供给他的手机也在同一时间响了。

手机是欧版的三星盖世s6,用的欧盟通信的手机卡,在欧洲各国都通用。

“喂,我是陈宇,哪位?”陈宇用法语接听道。

“您好,陈宇先生,我是劳瑞·伯克,负责您这次波尔多行程最后一站的向导者。”那边一口流利的巴黎腔调的法语。

“你好,劳瑞·伯克先生,我这里遇到点麻烦,我不知道该去哪现在?”陈宇看着天已经渐渐黑了,有些难以辨别出方向。

“别担心,陈先生,我马上过去找你,别挂断,我会定位你的位置,给我三分钟就能找到你。”那边劳瑞·伯克语气很轻的安慰道,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陈宇的手机保持不挂断的状态,同时也在欣赏着美丽波尔多的夜景,机场建在司缪湖畔,波光粼粼的倒影着月色中这座美丽的城市,到处还保留这14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哥特式的建筑风格,就好像一只张开翅膀的鸟,给人一种翱翔天空的感觉。

时间停留在两分三十秒钟,劳瑞·伯克向导找到了陈宇。

“你是陈宇先生吧?”伯克笑着看着陈宇道。

“想必你就是伯克先生吧?”陈宇上下打量了一下伯克,穿着浅灰色的夹克衫,大约五十岁,带着灰色帽子,脸上修着整齐的络腮胡子。

“嘿!伙计,欢迎来到波尔多!”劳瑞·伯克给陈宇来了一个热情的法式拥抱。

“伯克先生,轻点,别这么用力!”感受着伯克强壮的臂膀,陈宇有些喘不过气道。

“哈哈,抱的不用力怎么能表现我的热情呢,随我来吧,陈宇先生。”伯克得意吹着自己的大胡子,畅快的笑着。

陈宇在伯克带领下来到波尔多机场的地下车库,老爷子的车是一辆雷诺classic款的老爷车。

“这辆车跟了我四十多年了!”伯克看着陈宇的眼神,出言道。同时也按响了车的喇叭,发出“奔!”“奔!”的声响。

“快上车,把行李扔到后面。”伯克眼神示意陈宇,在其上车后,接着猛的一踩油门,汽车便发动了起来。

陈宇被伯克猛的踩油门,往前一带,接着便被弹了回去,不由的拍了拍胸口道:“老爷子开车还挺带劲的哈!”

“那是当然,当年可是拿过赛车冠军的。”伯克听陈宇这么一说,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得意的神态。

“这段是高速,你坐稳了!”老爷子把车飚到了一百二十码,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飚的飞起。感受着风吹动自己的头发,树林在眼前摇曳。坐在敞篷车里的陈宇感觉自己好像飞了一样。

“哈哈,感觉自己像飞!”陈宇在风中用力的嘶吼着,他的声音立即被撕的粉碎,老爷子也听不见他讲的是啥。

“你说你是飞翔的荷兰人,哈哈,不错,不错!”伯克拍打着方向盘,带着节拍,笑道,飞翔的荷兰人是来自于加勒比海盗的嘲笑。

在高速上飞驰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可以下了高速的路口,陈宇终于在飞翔的状态下停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一场冒险,但是很快的冒险就结束了。

“过了高速,沿着加隆河走,走着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布尔小镇。”伯克老爷子看着前面的方向标指示道。

接下来,与高速公路上的飞驰相比,就成了慢慢悠悠的散步状态了。沿着流淌着的加隆河,陈宇和伯克老爷子一边哼着歌,一边走着。

乡间的小路两边都是橡树,林荫小道别有一番风趣。

“我就喜欢这条小道,在这里我能嗅到来自于大西洋金枪鱼的味道,还有一点点玫瑰的气息,浪漫的调调!”伯克慢慢悠悠的开着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