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都市 > 我的法国葡萄酒庄园 > 第六章 乡村小酒吧

陈宇把葡萄酒装瓶之后,开始贴上标签,昨天翻看了一下那本介绍葡萄酒的书。葡萄酒的标签上必须包含6类信息,其中最重要的是法定产区的名字,还有就是表明是什么等级的酒,这瓶酒没有任何等级,就是最低级的地区餐酒了。其他则是装瓶商的名称和地址,酒精含量,净含量,原产国和批号的东西,在背面配菜建议,储藏条件等东西。这个标签还表明了其独的东西,像生产的年份是1980年,酒庄名称是红颜容。

一边喝着酒,一边装着酒,陈宇感觉肚子里火辣辣的,醉醺醺的。

把酒放好,陈宇决定出去转转,大好的阳光下,不出去散步怎么能行。

陈宇喝的有点高,走起路来晃晃悠悠,不时的打着酒嗝。已经是晌午时分,日光透过橡树林,照在人的身上并没有感觉火辣辣。

只见不远处一块长满草的平坦空地上浓密的橡树荫下摆着一张10个人的桌子,上面铺着笔挺的白色桌布,排着冰桶,浆洗过的餐巾。几盆鲜花和数量恰好的刀叉及椅子。桌子后头有间已经闲置很久的小石屋已经改造成了野外的小酒吧。

闻一闻,面包的醇香沁人心脾。

“有点饿!”陈宇走到近前,抓起桌子上的长棍面包就啃了起来,还真别说,这看似跟铁棍一样的东西,还挺好吃。不仅有嚼劲,嚼完之后还满嘴的麦香味。

陈宇越吃越觉得好吃,又吃了两根长棍面包。

“哈哈,嘿,亨利,看他吃的多香!”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白人青年看着陈宇笑了起来。

“由他吃去,反正我们最不缺的是长棍面包。”说话的是组织这次野外酒会的壮汉,面部棱角分明,他脸上留着性感的胡茬,强壮的胸肌说明他可不是好惹的。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还是黄种人孩子,怎么没有听说哪里来了这么一个人?”

陈宇的突然闯入让整个酒会显得热闹纷纷,大家的神态,像是看自家阳台跑进的野生的猫咪一样的看着他。

“刚刚看着这家伙摇摇晃晃从城堡里走了出来,我听说奥利弗先生死之前,留下了遗嘱,让他的侄子接手他的酒庄,难道是这个醉醺醺的家伙,天哪?”穿着蓝色t恤的白人青年想了一下,忽然说道。

“嘿!你叫什么名字,小家伙?”叫亨利的壮汉看着陈宇停了下来,这才开口问道。

“我叫陈宇,正如这个蓝衣小子所说,是奥利弗先生的侄子,就在昨天晚上刚到,接收这个酒庄。”陈宇看着酒会上十个人的眼光齐刷刷的看向自己,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我还以为来了个救星,没想到是个酒鬼,哎,今年年底酒庄的分红算是又完了?”蓝衣青年叹了口气,看着陈宇一脸的沮丧道。

陈宇一时间不知道这个蓝衣的白人青年说的是什么东西,打了一个酒嗝道:“嗝……什么是分红?”

不过是因为大家和陈宇都不熟,所以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他的问题。

见没人回答,亨利出言解释道:“陈宇先生,我给你解释下吧,在奥利弗没有生病之前,他的酒庄还是能慢慢维持下去的,我们村子里的酒农都是从你舅舅的酒庄里分割出去的,所以多少会有些股份,所以每年红颜容酒庄卖饿酒我们都会有分红,明白吗?”

怪不得,这个村子以前都是红颜容酒庄的范围,现在酒庄衰落了,这些酒农为了生存自然也就分崩离析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在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想重现当时酒庄的辉煌,只不过我们都明白,这些都是做梦而已,现在我们的酒虽然挂着法定产区酒的名声,却是地区餐酒的价格,那种最低级的酒,每一年我们村子的葡萄酒在整个镇子都评比中都是倒数第一的存在,很稳定。所以因为我们村子的存在,整个布尔地区的酒在波尔多也是最差的,没有之一。”亨利缓缓的说出了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靠他拯救我们的酒庄,还不如把希望寄托在我还没出生的孩子身上!”一个带着蓝色头巾的金发的妇女摸着自己平坦的肚子笑道。

陈宇听了这话有些脸红,好在因为醉酒没人看出来,只能硬着头皮道:“这个亨利先生,我对此感到很抱歉,我代表我舅舅向你们和村子里的村民说声对不起,所以我能给你们的承诺就是酒庄里的酒能够卖到钱,让大家能够得到分红。”

“但愿如此吧!”亨利涵养还是好,并没有揭穿。虽然嘴上接受,但是心里打死也不相信在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能把几十年没有解决的问题解决掉,这简直等同于英格兰夺取欧洲杯的概率。

不过大家也都有习惯了,也没太把陈宇的承诺太当回事,继续他们的乡村酒会去了。

“陈宇,你帮忙把那边的几个椅子搬过来。”亨利见陈宇不知所措的站在那,便开口道。

陈宇知道亨利是给自己解围,便投以善意的微笑,接着就一起帮着布置这次的活动,大家都各司其职,显得好不热闹。

虽然经历了插曲,但是乡村酒吧的进程还是继续进行,只不过是多加一份刀叉的问题。

巴黎人常说:“外省人都是乡下人。”

但法国的乡村却是最美的乡村。这里有橡树林的沙沙声,有啄木鸟的啄啄声,风儿浮动着脸庞,炎热的夏日却感觉到了清凉。

陈宇做在桌边享用美味的午餐,在法国乡村这种蹭吃蹭喝的事很常见,所以大家也就习以为常。餐桌上最多的三样东西就是干奶酪,长条面包,葡萄酒。不过感觉最特别的还是头道正菜——马赛普罗旺斯鱼汤。混杂着岩鱼和海虾的杂烩鱼汤,这种浓汤用独有的马赛茴香秘制酱料,香味迷人。这道菜也是法国最富盛名的几道菜之一。

因为是正餐,所以每道菜被完全吃完之后,才能上下一道菜,但是面包和奶酪可以随便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