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都市 > 我的法国葡萄酒庄园 > 第十二章 被发现了

“这个分数很难有人超越吧,这个金奖应该是我们的了。”来至于奥斯汀村子的几个酒农得意道。

他们自己酿的酒还是认识的,那个色泽度,没跑了,肯定是他们。

在下面的评酒中也出现了60多分的评分,有64,65,还有一个67分,但都没有能超过68分的酒出现。

对应的金奖是奥斯汀村,银奖是马修村,铜奖是诺亚村。获奖者都很高兴,评分在及格线以上的村子也非常高兴,毕竟及格线以上评分的酒,销量是不会发愁的。

然而大多数是被否定的酒农们,只能再接再厉期待来年再战了。

“这次评酒会出现6杯及格以上的酒,这创造了我们村子近些年最好的成绩,这些都是得益于镇长和议会良好的举措,还有皮埃尔先生大力的帮助。”主持人扯着嗓子发表激情洋溢的演说,标榜着镇长和议长的政绩。

镇长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毕竟出了好的成绩他的脸上也有光彩。

镇长也在台子上勉励了几句,然后开启整个镇子评酒节狂欢会开启的声音。

而这些评分在及格线以上的酒,各取出一瓶供大家免费品尝,这也得到镇民们的热烈响应,他们也想品尝一下今年获奖的酒的口感,于是纷纷的排队参加免费品尝的活动。

在评分的酒志上,专业的技术员在记录每一个村子的成绩,这也是波尔多政府要求,毕竟要是评选区域性aoc区是要查询这些备案的数据的。

“等等!”作为一个专业的评酒师,留意每一个细节是他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

“怎么了,皮埃尔先生。”技术员有些紧张,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忙道。

“没什么,只是好奇,这个圣约翰村怎么二十年都没有统计记录,这个村子不存在吗?”皮埃尔指着表格中对应的圣约翰村一栏,完全是一片空白。

从1996到2016都没有任何记录的成绩,这让皮埃尔觉得很是诧异。

议长彼得一直留意这边的动静,看到皮埃尔有此疑问后,便笑道:“是这样的,先生。这个圣约翰村,年年一直倒数第一,在二十年前,为了不再丢人,他们一致的决定放弃这次评酒会,所以记录的没有成绩。”

这一句解释,瞬间引起议员们的哄笑声,这是嘲笑,没错。

“真是一群懦夫,没有脸去面对失败,怎么会成功。”皮埃尔冷笑一句,他觉得再看到那几个字都是脏了他的眼睛。

“这个村子一直拖累着我们布尔镇,要不然我们早就是区域性aoc区了!”镇长在一旁附和道。

“那就把他们驱逐出这个镇子,单独存在。”议长提议道。

“没有那么容易,奥利弗先生今年刚刚去世,他还有些影响力的,波尔多议会不会接受我们的提议的,我们还要被他们拖累几年。”镇长叹了口气道。

就在几个人说话的时候,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声音。

“亨利,你怎么在这里!”一个青年搭着亨利的肩膀,笑道。

“亨利,不是圣约翰村子的人吗,他们竟然有脸出现在这里。”人群爆发一个声音。

亨利有些无奈,这回真是被这个家伙给坑了,本来想躲着把这场评酒会给平稳的渡过去,但是有些人偏偏在这个时候认出了他。

“圣约翰村,哈哈,好久没有见过他们村子的人敢出现在评酒会上了,没想到,碰到一个活人。”说话者虽然是惊喜的语气,但是脸上满是讥讽的笑意。

失败的酒农们,也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入口。

虽然他们的酒不好,但是还有比他们更烂的酒,而且他们居然敢出现在这里,这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嘈点。

他们对亨利和圣约翰村指指点点,在抱怨他们的存在,让每一个村子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陈,你别躲了,我说的对不对,这些人根本不和你讲道理的,让你不要过来了。”亨利把躲在后面的陈宇给揪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他们两兄弟,自然是有难一起来抗了。

“没想到语言的威力这么大。”陈宇暴露在这些人眼光下,假如眼神能杀人的话,他感觉自己已经被杀了一万次了。

“我感觉我们被“视奸”了”

“什么是‘视奸’啊?”陈宇不解道。

“就是眼神强奸!”亨利笑着回答道。

“你好污啊!”

陈宇知道亨利是用玩笑,让他转移注意力,减少点压力。

“看来约翰村来这里也是为了角逐评酒会的奖励,我们要不要给他们机会呢!”一个好事的青年嫌事情不够大,就提议道。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响应,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下,出一次丑,才能减轻他们对于这个村子的仇恨值。

“发生了什么?”皮埃尔和他的助手们,收拾东西,正要离开,发现下面的人一阵乱哄哄,不由的问道。

镇长的脸上有些尴尬,立即派人去查看一下下面的状况。作为主人组织一次这样的活动,出现这种乱局,也是他的责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情况?”不等手底下的议员到达,镇长就开口问道。

“好像是圣约翰村的人秘密的参加了这次酒会,然后被人发现,大家都要求他们也参与这次评酒。”议员慌慌张张组织自己的语言道。

“胡闹,别让那些垃圾的酒污染了我们尊贵的皮埃尔阁下的眼睛。”镇长冷哼了一句,毕竟二星评酒师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

虽然不至于讨好,但是不交恶是他们的基本原则。假如得罪了一个二星的评酒师,他们的酒别想在卖出去了,这就是摆着他们面前的现实。

“等等,我会给他们的酒进行评价,而且我也想见识一下这样不求上进的人是什么样的?”皮埃尔突然来了一丝兴趣,出言阻止了镇长的进一步举动。

几人当中,皮埃尔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镇长和议长都没说什么,默许了他的决定。

这边陈宇和亨利,已经被围观的群众喷的狗血淋头,丝毫没有招架的力气。

“嘿,亨利,镇长他们好像向我们走过来了,还有那个长毛哥,那个长毛哥,你认识吗?”陈宇捅了捅亨利问道。

长毛哥就是陈宇眼里的皮埃尔,因为头发长了点,所以就叫长毛哥。

“不认识,我只认识德尚,听说是个评酒师,估计是个野生的评酒师吧。”亨利眼皮都懒得睁一下,他只关心什么时候能摆脱眼前的困局,因为被一堆人围观的滋味感觉像是在动物园里的大猩猩,被人围观一样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