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都市 > 我的法国葡萄酒庄园 > 第三十章 给你个教训

陈宇骑上了自己的单车离开了农业公会。

今天的结果还不算是太坏,虽然刚刚他几乎一无所获,但是老天还是眷顾他的。

遇到了一个能帮上忙的人,可谓是意外之喜。

当然也得益于昨天他在评酒会上的表现,让凯文对他刮目相看,所以他可能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帮了这个忙。

所以陈宇觉得自己也不能妄自菲薄,他自己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

带着自信,陈宇吹着口哨,在街道上畅快的行驶。

……

与此同时,在农业公会会展部的办公室里,凯文是这件办公室的负责人,下属九个部员,他是会展经理。

他在打量着手里的酒,这瓶酒看起来还行。从色泽和头亮度来说,达到了普通水准之上。

但是这好像远远不够,因为aoc的标准是百分之三十五以上的比例,这个普通水准之上,只能让一般的酒商看着不讨厌,很难达到心动的水平。所以可想而知,这瓶酒还不是很好卖。

昨天在评酒会上的那瓶酒,他的卖相比这瓶还要糟糕,而且气味也也不好,但是却得到了皮埃尔,一个二星评酒师的赏识。这样他很好奇,假如不是运气好,就是这瓶酒其实在口感上已经是顶尖,但是只是局限于自己的卖相,而导致很难卖出去。

那么事情就变得简单了,他可以强烈推荐这款酒,那么酒商一定会留意,这样就不怕被忽视了。

凯文手里有一个经理强烈力鉴的资格,这种资格不能轻易的使用,只有遇见一些很容易被忽视,或者是碰见除了诺亚,马修,奥斯汀三个村子的酒之外,好的酒的时候,经理才能行驶这项权力。

而且必须得到上司的首肯才行,假如这款强烈力荐的酒被认为是普通或者一般的酒的时候,这个经理将会承担责任。

责任带来的惩罚其实并不重,但是一次失误带来的名声的毁誉却是惊人的,这样的经历以后,别的人很难再建立对他的信任。一旦诚信缺失,在葡萄酒行业就再难立足了。

凯文经过慎重的思考,他决定在标签上写上经理力荐,并呈上自己的名字。

“经理,这是酒商主要光顾的几个村子的酒的样品酒,他们都带了过来,请您查收。”

一个手底下的业务员,拿着一个纸箱子,来到了凯文的跟前。

凯文放下手里的酒,示意业务员把东西放下,接着他开始填写申请的表格。

这些酒的信息,都由他来登记标注,并呈给葡萄酒协会的会长来报备。

经报备之后,才能送到会展中进行展览销售。

这几款酒都是这次展会要卖的重点酒,所以凯文很认真的把表格填写完。

想了一下,凯文还是把陈宇的那款1975的红颜容放到了纸箱子里。

带着忐忑的心情,凯文上了楼,并敲开了总监哈特的门。

总监哈特是一个带着眼睛的高级知识分子,他毕业于巴黎理工大学,葡萄酒专业,是一名不择不扣的科班出生的高层。

“请进!”哈特的声音很柔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凯文推开了门,今天他有些紧张,因为心中带着期望,所以这次他不像以前那么自然。

“坐吧!”哈特放下了手里的笔,眼神扫了一眼面前的旋转椅道。

凯文坐了下来,把装了酒的箱子轻放在桌子上。

“这个就是展会重点推荐的几款酒?”哈特往箱子里看了眼道。

“是的,先生,这些我都有信息登记在这张表上,请您过目。”

说着凯文拿出那张他认真填写的表格,递到了哈特的手里。

哈特拿着表格放在桌子上,同时一把酒箱放到了旁边。

“凯文你帮我把我念过的酒都整理到一边,做好标记,我把他们过一遍。”

哈特一边说着,一边照着表格上面念着。

“奥斯汀村,有四款酒,不愧是我们镇唯一能拿得出手村子,竟然有四款合格的酒。其中三款是10,12,14年的红葡萄酒,味道年轻且浓烈,口感柔和。一款是06年的期酒,这款酒我知道,06年是个好年份,这款期酒也是我们布尔镇唯一能拿的出手的酒了。”

那边说完,凯文已经把酒给整理好,分门别类的放好,并贴上了酒的类型。

哈特看向凯文,露出赞许的表情。凯文这些年在自己手底下做事,他的能力自己看在眼里,干练而且很少出差错,是个值得培养的下属。

而且凯文挑选的酒从来都没让他失望过,基本上这些能给与足够会展空间的酒,都能卖出去一个好销量,所以哈特还是非常器重他这个下属的经理的。

“马修村,今年只有两款酒,一款10年,一款08年,看来在奥斯汀村子的强势崛起之下,马修村已经有些招架不住,这些年一直在节节败退,真是让人失望。不过他们的酒还不算太差,能一直稳定在第二也说明了自己的实力。”

哈特看着凯文分类好,接着下一款酒的审核。

每一款酒哈特都会给与自己评价,基本上和凯文的意见也大差不差,所以这些酒基本上都等于通过了审核。

轮到了最后一款酒,哈特有些诧异,上个村子在印象里基本上是最后一个村子,怎么还会有一款遗漏的酒。

“红颜容酒庄,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哈特是从五年前来到这里,在他的印象里基本上没有这个酒庄的概念,更别说酒了。

“你能解释一下这个酒庄是怎么回事吗?”哈特扶了扶眼镜框,抬头看着凯文,眼神里露出一丝的疑惑。

“就是昨天,得到皮埃尔先生赏识的那款酒,这款酒是另一个年份,1975年的。”凯文提醒道。

“我想起来了,是圣约翰村的酒,但是这款酒我不认为他是款值得我们去展出的酒。虽然昨天他们赢得很出人意料,但是那也只能说明那也只是偶然,假如他们好酒的话,为什么之前不拿出来,偏偏等到这个时候拿出来,而且80年的酒离现在那么久远,味道不会突然变化。我更偏向于是皮埃尔,突然的情绪变化,让他失去了判断力,所以才认可那款酒。”

哈特也在昨天评酒会的现场,他是一个理智的人,他不相信这种偶然可以理解为一次成功。

“可是他们……”

凯文正要说话,却被哈特打断了。

“凯文,你知道我很看重你,这么多年,我有心培养你。你做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私下里为自己的村子卖出去不少酒吧,但是我不想责怪你,我也可以理解你,毕竟那是你出生的村子。”

“但是你这次太让我失望了,请你不要因为主观的情感而失去了自己判断,经理力荐,这个权力我替你收回了,希望你能好好反省。”

哈特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他觉得凯文的这种感情用事,极可能会坏了大事。

假如以后重大的事情交给他来决策的话,极可能坏事。

“会长,我错了。请您取消红颜容葡萄酒展览的资格吧,所有的后果都由我来承担。”凯文低下了头,满含着歉意道。

“凯文,我不会取消红颜容葡萄酒的资格,相反我会给他们机会展览,时间持续两个小时,我希望它能给你一个现实的教训,你能深刻的反省自己吧。”

哈特本来也想取消红颜容酒庄的资格,但是这次凯文这次事情做得有些太过出格,以前小打小闹倒没什么,但是这次他竟然要赔上自己的前途。

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也好,让他知道现实的残酷性。至于红颜容的这款酒,他年份再久有什么用,没有品牌效应,没有市场认可,和一杯白水没有任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