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都市 > 我的法国葡萄酒庄园 > 第三十一章 骑行的风景

凯文走出了总监办公室,懊恼的拍了拍头道:“或许真的是我太不理智了,总监这一次一定对我很失望!”

以后做事情之前,一定要考虑好。???ww?w?.?

但是不管凯文对自己怎么的提醒,昨天陈宇给自己留下的深刻印象,和那款1975年的酒总是带着一种魔力吸引着自己。一个二星的评酒师,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失去理智的,这款酒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难道他真的不理智吗?

这似乎看起来不太可能。

凯文清楚的知道,这么多年他养成了良好规避风险的习惯。

而这个时候这款酒看起来那么的普通,而所在的村子也一直保持着绝对的弱势。自己却偏偏带着绝对的信心去帮他,是那个黄种人青年给我的自信,还是那款酒。

脑子里有些乱,凯文试着去说服自己去听从总监的建议,但是他怎么也找不到……

陈宇一溜骑行,几十分钟就到了圣约翰村。

到了城堡,陈宇打开了铁门,远远的看见亨利在那里叉着草。

“亨利,干嘛呢?”陈宇吹了个呼哨,开口道。

亨利把方块形的干草堆叠挑起,堆了起来,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笑道:“这些草是喂奶牛的,你今天上午都去哪了,怎么没见你?”

陈宇把车子推进了车库,听到亨利问他,便走了出来,到了亨利房子里的院子道:“去农业公会去了一趟,问了关于收回葡萄园的事情。”

“怎么样?”亨利掐灭了手里的烟,听陈宇说起葡萄园,关心的问道。

“不怎么样,似乎要等几个月,因为还在合约期范围内。”陈宇叹了口气,提起这个他就有些愁。

亨利见陈宇有些低落,便用手搭在了他的背上安慰道:“兄弟,这种事情急不得,我建议你去波尔多农业公会提请一个申请表,申请提前解约。眼前的这个情况是农业公会的人肯定不会待见我们村子的人,因为我们不能为他们创收,所以自然对这些事情不会上心。”

“但是波尔多农业公会不一样,作为一个大省的公会,肯定会从全局考虑,毕竟这种事情可能会被舆论曝光,万一丢了脸面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你可以去试试。”

陈宇听完之后,觉得似乎可行,但是细想起来又觉得蹊跷,就忍不住开口问道:“既然这个方法那么好,那为什么听你的口气倒像是无奈之举的样子,而且假如都这么有效,那么还要布尔农业公会干嘛?”

“好是好,但是流程多,周期长。对于一个省的农业公会来说,肯定每天都有数不完的事情要处理,而且这些问题送去处理也需要时间,再压个几天,运气好的话两周给你解决,运气不好的话,一两个月吧。所以这只是一个勉强可以试试的办法。”

亨利无奈的摊了摊手道,对于这件事他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

“哎,现在关键问题就是话语权太小,办任何事都会受到阻碍。”陈宇叹了口气道。

“慢慢来吧,今天我带你去参观一下你的葡萄园和农场,毕竟来了这么久,你好不知道他们在哪,这有些过分了。”

亨利突然想起来什么,便开口道。

陈宇的心里也是有意参观一下自己酒庄的规模,来了这么久他的活动空间只限于这个小城堡,这有点说不过去了。

两人意见达成了一致,亨利下午也没什么事情要忙,收拾完。

亨利也有自己的山地车,陈宇把刚刚推进去的山地车也赶了出来。

亨利还专门配备了山地车的骑行套装,有两套。在崎岖的山路上,没有护膝,防撞头盔的话,很容易就会生危险。

陈宇接过亨利递给他的骑行套装,也套在了身上,接着两人便开始出了。

亨利告诉他,他的葡萄园和牧场离这里有个五公里,是村子沿着加隆河往下游走的丘陵地带。

两人沿着沿着加隆河右岸的环河公路骑行,此时正值初夏,河边水草丰盛,河水清澈,荡起粼粼的波纹。

风乍起,吹动一泓清水,烟波浩荡。

苏爽的风,淡淡的水草味,陈宇吸着清新的空气,不自觉放慢了骑行的度。

“看,那是什么?”

陈宇顺着亨利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只白色大鲑鱼从河里跃起,露出白色的身子,落下时荡起一抹大大的水花。

“这个家伙一定没学过跳水,压水花的技巧不行啊!”陈宇认真的欣赏着鲑鱼的跳水动作,最后一点动作让他不太满意。

“陈,你的陈式幽默又来了,走吧,改天我们来河边钓鱼怎么样?”亨利看着河水,提议道。

“好主意,有时间来一次,好久没有钓鱼了,我们一定要比一比。”陈宇说着跨上了自行车。

亨利脸上也是挂着不服气,钓鱼他没输过谁,比就比,谁怕谁啊!

两人接着骑行,随着深入,慢慢的由葡萄园映入了眼帘,这里的葡萄园都是搭乘了一排排,葡萄叶还微微的泛着青色。

葡萄并没有长出来,藤基本上都是老藤。

“亨利,这里的葡萄都是什么葡萄啊?”陈宇看着这些葡萄,他从书中看到葡萄品种的分类,但是不懂得辨别,便开口问道。

“红葡萄以品丽珠,赤霞珠,美乐,佳美娜为主,白葡萄酒以长相思,赛美蓉,白玉霓为主。”

亨利一边说,一边指着前面十几步的一株葡萄架道:“你看那株葡萄架比较娇小,而且散着混合胡椒的植物香,那个就是品丽珠,他们特别喜欢沙质或砾石的土壤,你看这里的土壤都是这种结构。”

说着亨利用手抓了一把土石,果然呈砾状和沙状。

陈宇一看,暗暗点头,果然什么土质适合什么样的土壤。适合葡萄酒的葡萄都是葡萄品种中的高贵品种,所以对于气候和土地的要求也更要娇气一些。

亨利同时也向他科普了一下,每一种葡萄对应的酒裙也不一样,比如赤霞珠的葡萄酒酒裙就会色彩浓郁,介于红宝石至深色的石榴石之间的颜色。

亨利科普完毕之后,两人再次上路,向目标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