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都市 > 我的法国葡萄酒庄园 > 第四十二章 改变

谢谢港岛走鬼的打赏,3q!

哈特拿着支票仔仔细细的端详着,上面的名字是本杰明没错,而且这个字迹的确是他的,他看过他本人的字迹,还有花旗银行是他最常用的银行。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确确实实是本杰明。

“本杰明,确实是本杰明!”哈特用力的重复着,他需要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内心里也是波涛翻涌,这个成绩实在是太惊人了。

什么,卖掉了五十瓶,一瓶三百欧,我没看错吧。

哈特眼睛死死的盯着上面的数字,确确实实是五十,单价300欧。

他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他知道这个数字背后代表的意义。

本杰明,三百欧元,五十瓶,这三个关键词,本身就可以造成一个轰动性的话题。

哈特想的更多,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他觉得这件事变得微妙了起来。

但是假如是眼前这个村子的话,对以后我的销售计划不利。相同的资源倾斜,似乎是实力更强横的一方更容易把这些资源最大化。

这个圣约翰村,无论是销售的规模和影响力远远未达到心中的标准。

我得淡化这件事,给他点奖励应该就没事了,毕竟这种事情就和中彩票一样,他得到两份钱应该很高兴。

同时凯文盯着总监的眼神,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我靠,还以为这个本杰明只是一个重名,没想到真是那个本杰明。

其实这个支票,凯文也有看过,他看到这个本杰明的时候,根本没有联想到那个大人物本杰明。

或许只是一个重名的家伙而已,毕竟在法国重名的也不少,所以也见怪不怪了。

哈特取出自己的手机对着本杰明的字迹处拍了照片,然后把它递给了陈宇,接着笑着拍了拍凯文的肩膀。

“凯文,你做的很好,这个事情我会和会长他们说的。”

但是哈特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往陈宇这边看一眼。

陈宇看着这个凯文的上司,他心想这明明是我的支票,怎么不对我表示表示呢。

接着哈特带着一阵狂喜急冲冲的走了,接着走到半路突然想起来什么,接着回头对陈宇说了句:“你,叫什么来着?”

“陈宇,叫我陈就好了。”虽然陈宇有点讨厌凯文的上司,但是也不至于结仇,他还是礼貌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噢,知道了,回头让会展部给你奖励!”哈特轻蔑的笑了笑,接着急冲冲的走掉了。

就这么走了……

陈宇有些愕然,这个哈特摆明了是看不起自己。

“陈,你别介意,哈特总监等着去把这些信息整理成消息,刊登出来,马上我们会推出一个主打品牌的销售计划,这个是先行的基础。”

凯文目送着哈特的身影离开了视线,接着转头歉意的对着陈宇解释道。

一般在酒展之后,他们协会都会有为期一周的主打品牌销售。

“没什么,只是有点奇怪,你的上司似乎对我有些成见。”

陈宇倒是不介意这些东西,但是有些细节还是被他察觉到了,现在他对凯文还是比较信任的,所以才提出自己的疑问。

“没有与生俱来的成见,只有利益,我想我的上司哈特应该会给你一笔钱。陈,假如你要是没有一点用处,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你一脚踹开。”

凯文压低了声音道,作为一个多年的下属,对于哈特这些年的作风,他也是非常的了解的。

“所以,陈,至少我们是一路人,有几个共同点。有些人,只可同富有,不可共患难,你要明白。”

凯文淡淡的笑着安慰道,虽然和陈宇认识不长,但是几层的关系,觉得还是和他更交心一点。

他明白总监刚才之所以淡化陈宇的成绩,其实是他的利益牢牢的和布朗所代表的奥斯汀村拴在了一起。

当一个公司或者机构大多数人都在为保住自己位置而努力的时候,这个组织就在慢慢走下坡路。这个情况在葡萄酒协会存在好多年了,从每个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做的每件事情都是没错的,但是这些人团队协作起来干一件事情的效率会大大降低,自然而然,时间一久,就像夕阳一样走向了末路。

在葡萄酒协会,凯文深刻的洞悉到了这点,他想要改变。所以陈宇的出现,让他觉得有了希望,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在一步步的走向陈宇这一边。

陈宇点了点头,他懂了。

凯文之所以透露这点讯息,也是因为自己和他交了点底,这样一来一往,两人的关系自然就更加亲密了。

至于其他人,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要学会辨别那些人是对自己有用的,那些是可以拉拢的,那些是自己真正的朋友。

这样才能很好的保全自己,对什么样的人自然有不同的对应方式,这一点要区分开来。

哈特很显然和他不是一路人,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对于自己的成绩,他似乎是没有太大的表示,连一句鼓励都不给。

“刚才的事情,已经办妥了,还剩下的酒,我让人给送过来。”

说着凯文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三十秒钟,手底下的雇员就推着餐车走了过来。

同时手里拿着一杯葡萄酒杯和一瓶葡萄酒,这瓶葡萄酒正是陈宇刚刚展出的酒。

这个时候有不少人留意陈宇这边的情况,当哈特带着一阵狂喜离开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怀疑,哈特口里的大人物是否是买走了圣约翰村的酒。

当陈宇把酒液倒进杯子的时候,这个时候,一个细心的人盯着他的酒杯叫道:

“这不正是我们刚刚喝的酒吗,那杯绝顶美味的酒,好像就是那杯。”

“那个酒瓶的名字上清晰的写的是红颜云酒庄。”

“也就是我们刚才,喝的比我们酒好许多倍的酒,就是红颜云酒庄的酒了?”

当真正品尝到酒的时候才知道那杯酒的美味,这几个人都是刚刚喝完那杯酒的人,他们知道这杯酒是如何如何的好。那杯酒不仅口味很好,而且引起了他们心中的一些共鸣。更多的想到了亲情的东西,现在想来还是十分的回味。

能喝一杯那样的酒,也是值了。

这几个喝过酒的人也是来自于周边的小村子,他们今年的酒卖的并不好。

对于圣约翰村,他们的情况虽然好点,但是并好不了多少。所以心里面也是同情居多,并不是很怨恨。

当他们尝了酒之后,才明白这世界上有这么好的酒,一瞬间对于红颜云的认识也改观了。

卡罗尔就是其中之一,他是莱茵村的一个酒农,他们的村子也是垫底后几名的村子,他的心中一直有个想法,就是让一些葡萄酒落后的村子,集合在一起,拧成一股绳子,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但是他的这种想法得不到官方的支持,又因为是弱势的一方,所以一直得不到响应。现在他的头发几乎都掉光了,很发愁。

他羞愧的走到了陈宇的展台面前,稀疏的头发上依稀可见红白的皮肤,他走过去,拿起那瓶红颜云,眼神里透着浓浓的毫不掩饰的爱意。

“这瓶酒是款好酒,我喝过的。你很不错,改变我对这个酒庄的认识,以前以为它不会再产出好酒了,是你改变了我的认知,谢谢!”

陈宇心里也是一阵狂喜,本来想着给这些人喝一杯,改变一下他们的看法,却没想到反响这么热烈。

酒好自然有人去欣赏,不管你处于什么阶层,从欣赏的角度来讲,大家都是站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叫陈宇,您好。很荣幸你能品尝我的酒,也给出了高的评价,以前有些人对我们误解只是听信了流言,我只希望这些人能够改变对我们的看法。”

陈宇微笑着,很有礼貌的做出一个欢迎的动作,这释放着一个善意的姿态。

这是他作为一个庄园主,对于其他村子欢迎的最好姿态。这些人都是村子里的领头者,相信他们应该能读懂自己这个动作背后透露的信息。

刚刚本杰明先生对于自己酒的赏识,加上这些人的认可,也给了他信心,他觉得自己酒确实拥有成为一个大众化有吸引力商品的潜力了。

“陈,我对你的大度表示感谢。我很羞愧,以前和大家一样,对你们有些不好的看法,现在我承认错误,希望能和你们站在同一个立场上。”

卡罗尔深知在排名靠前的十几个村子,他们都有自己的利益联盟。这些个利益联盟,都会有自己的人脉构成的销售渠道,基本上不让别的村子插足。

所以造成一个现象,穷的更穷,富的更富。

他们排名靠后的十个村子,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深受其害。

所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刚才自信的眼神给了自己信心,而且他对自己似乎是很欢迎的态度,这是在其他地方都接受不到的待遇鹅,所以他觉得机会要来了。

陈宇点了点头,卡罗尔对自己很是支持。对于这种认同,他心里感到一种获得认可之后的成就感。